第四百四十二章 攻守反转

海底熔岩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镇守府求生指北最新章节!

    苏夏不知道北宅为什么突然变得那么兴奋起来,莫名感到有些害怕,然而现在也没有办法计较多了,还能跑出去敲俾斯麦的房门吗。

    北宅看着苏夏,说道:“我想想怎么说。”

    “你慢慢想吧。”苏夏说,“我关灯了啊,准备睡觉了。”

    “等等。提督先不要关灯。”北宅说,等到苏夏疑惑望向她时,视线在他的身上上上下下打量了一番,只见他的外套脱掉,露出穿在里面短袖衬衣,衣摆是扎进裤子里面的,“看看,我想看看。”

    “你想看什么。”苏夏问,接着顺着北宅的视线低下头。

    苏夏隐隐约约猜到了什么,不过不敢确认就是了。

    “对,就是。”北宅发现苏夏低着头,显然猜到了,“我就看看。”

    苏夏双手垂着,说道:“有什么好看的。”

    “好看。”北宅说,“我主要是想看看,然后以后就可以更好画本子了。”

    “而且我看谁敢说我画得不真实。”北宅下意识点头。最近质疑她本子的人越来越多,可以肯定是密苏里、有明、威斯康星那几个家伙。

    “不真实就不真实。”明明只是小事一桩,苏夏也不知道为什么虚,他想了想说,“从今天以后,不管你怎么画,大家绝不敢说不真实。”他心想,密苏里、列克星敦、胡德、俾斯麦、威尔士亲王等等和他有过肌肤之亲的舰娘例外吧。

    “画什么都可以,画七鳃鳗行吗。”北宅说,“我以前画过大邪神佐克那样的。”

    “呃,你,”苏夏眨眨眼睛,整个人有点傻,“你刚刚说什么。”

    “不是说一个人一旦成为提督就不再是人了吗。长满触手的克苏鲁怪物可以有,大邪神佐克也有可能吧。”北宅双手抱胸点点头,“你别说,我把提督画成大邪神佐克那一本本子卖得还不错。比把提督画成长满了触手的怪物的本子卖得好多了。”

    “可惜买家全部是匿名的,不知道是谁。”北宅说,“一个个看起来人模狗样,那么清纯又可爱、端庄又稳重,背地里居然有那么奇怪的癖好。”

    苏夏摇头说道:“你这个始作俑者也好意思说人家啊。”

    北宅理所当然说:“那不一样,我是为了赚钱迎合读者的口味,不然你以为我喜欢吗。”

    “为了赚钱……我信了。”苏夏说,“你在镇守府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吗。镇守府每个月发给你那么多零花钱还不够你用吗,买游戏什么的。每个月新发售像样点的游戏才多少,花得了多少钱。”

    “买游戏花不了多少钱,买手办花钱啊。”

    “我也看你有多少手办啊。”苏夏环顾四周,只见北宅的房间里到处都是柜子、架子、各种各样的东西塞得满满当当,但是手办真没有多少。他去过她的秘密基地,秘密基地也没有多少。

    “手游氪金也花钱啊。”北宅说。

    “那个倒是真花钱。”苏夏赞同,“无底洞。”

    “总之”苏夏说,“画本子能有多赚钱,画一年也没有你出击几次奖金多吧。”

    苏夏现在对镇守府的财政收入和支出情况已经了解了,深知每个舰娘每次出击击败深海舰娘的奖金不菲。

    “差不多吧。”北宅想了想,“普通版、精装版、典藏版、豪华版再加上至尊限量版全部分成加起来不比出击少多少。”

    “画本子那么赚钱吗。”苏夏惊讶,想想镇守府那么多舰娘,每个月零花钱不少,平时待在镇守府当中又基本没有什么需要花钱的地方,那么多钱不就这么花吗,“你们拿我当做主角,一分钱不给我这不合理吧。”

    北宅说道:“我们还拿姐姐、欧根亲王、威尔士亲王、糊德、罗德尼当主角呢,还不是一分钱不给。”

    “捣毁了。”苏夏说,“明天就跟胜利号说,让她……”

    苏夏还没有说话,北宅自顾自说道:“胜利号也画过了。一直得不到提督回应饥渴难耐的老奶奶终于控制不住了,把提督关进小黑屋里面,没日没夜压榨。等到大家找到提督时,提督已经脱水变成药渣了,而胜利号得到滋润变成年轻的小姐姐。”

    “还有、还有,”北宅说,“后记是厌战号也想变年轻琢磨着把提督关起来。”

    “捣毁,必须捣毁你们那个生产非法刊物的地下组织。”苏夏说,“我明天就叫人,华盛顿带队挑选可靠的队员。”

    “不要啊。”北宅说,“我们也分你钱好了。”

    “请恕我拒绝。”苏夏说,“我对钱不感兴趣,重点是还镇守府朗朗乾坤。”

    “有光就有影,只要大家还有需求,就算你这次捣毁了我们组织又如何,迟早还会出现,只不过化整为零罢了。”北宅指向苏夏,看得出来她没少玩逆转裁判看JOJO,“说到底造成这种事情的人还不是提督你吗。”

    “为什么是我?”苏夏问。

    “怎么不是你。”北宅说,“如果提督能够满足大家,不是每天空虚寂寞冷,大家还需要那些本子吗。大家不需要那些本子,像是我们这样的人还会存在吧。说到底造成这一切的罪魁祸首就是提督。”

    苏夏感觉有点傻了,他抬起手示意北宅不要说话容他缓一缓,想了好久反应过来,不管那些深奥的事情,说道:“提督是永远不会错的,那就只能是你们的错,谁叫你们好欺负呢。”

    苏夏哼哼,心想谁要跟你讲道理啊。

    苏夏冷笑道:“而且我不管其他人,你就是凭兴趣画的本子吧。”

    抽红包!

    北宅沉默片刻,双手叉腰道:“对,我就是兴趣使然的本子画师。”

    “然后现在我想看看。不然光凭想象很难画的。”北宅显然进入状态了,“提督你刚刚一直在岔开话题吧……没有用的。”

    北宅想清楚了,提督不是那么正经的人,他自己都看本子,肯定不会干出那种捣毁她们的组织的事情。最多就是控制好了,禁止那些非法刊物流到那些小孩子手中。有关这一点大家做得很好,毕竟镇守府的底线。

    “看一下,看一下就好了。”北宅说,“提督不要那么小气嘛。我们不是提督和婚舰吗。丈夫和妻子,老公和老婆。”

    北宅举起左手,亮出左手无名指上面戴着闪亮的对戒,说道:“你看我还戴着戒指。”

    “我最喜欢提督了。”北宅说,“提督也最喜欢北宅了吧。”

    北宅自以为是点点头道:“我知道的,不管镇守府来了多少人,不管大家怎么说提督喜新厌旧……我知道提督永远喜欢北宅。”

    苏夏不说话,他真的很喜欢北宅,不管立绘和人设。诚然每次新舰娘出现时爱得不行,但是激情退去后感觉也就那样吧,从此再也不理会了。但那些真正喜欢的舰娘,哪怕那么多年过去了,每次翻看船舱时视线总会停留那么片刻。

    “一下,我就看一下。”北宅循循善诱,她想起当初如何哄骗L20的。

    反正只有一个开始,后面的就好办了。零次和无数次。

    苏夏还是不甘心,说道:“你想让我给你看,你先给我看啊。”

    “你想看什么。”北宅问,一边说一边用纤纤玉指解扣子,从位于锁骨处衬衣最上面那一颗扣子开始,几秒钟时间解开了好几颗,露出白色衬衣之下黑色的内衣,白地耀眼的皮肤,那是光啊。

    苏夏有些怕了。

    作为男人不能随意反悔。再想想他们确实是提督和婚舰的关系,没什么大不了的。重点是他是男人,作为男人,身经百战的男人居然被一个女孩子逼到如此地步是不是有点逊了。苏夏摸到墙壁上面的面板开关,说道:“关灯可以。”

    “关灯还怎么看啊。”北宅说,“大灯可以关了,但是床头灯必须开着。”

    苏夏迟疑了好久说道:“那也行吧。”

    “不许反悔。”北宅说,“快点开始吧。”

    苏夏关掉了大灯,也就是安装在天花板上面的吸顶灯,打开床头灯。

    暖黄色的光线照亮床头位置,氛围刚刚好。

    苏夏心想不是应该由他欺负北宅吗,到底是怎么变成这个样子。

    苏夏看着睁大了眼睛盯着他的北宅,慢慢撩起衬衣,把衬衣从裤子里面扯出来,解开皮带,扯开拉链,感觉怪怪的……

    北宅看得目不转睛,下意识咬住手指。

    “好了吗。”

    “等等。”

    “你自言自语什么。”

    “原来如此……我知道以后怎么画了。”

    “喂,你这个笨蛋。”

    “我问提督几个问题啊。”

    “什么。”

    好不容易结束了,苏夏感觉有些心理阴影了,同时肯定这个认真的北宅当初为了画本子,绝对拿过她自己的身体当做模特。所以说这个求真的精神到底是什么回事。

    “可以睡觉了吗。”苏夏问。

    “亲吻。”北宅说,“我们还没有亲吻呢。”

    “行吧。”

    苏夏这次很主动,轻轻地揽住北宅,接着吻上去。这个吻持续了半分钟。

    苏夏突然有些害怕,北宅突然冒出一句“姐姐的味道”诸如此类的话。幸好没有。也就萨拉托加有那么厉害的鼻子吧,干得出那种事情。那个小妮子的癖好有点奇怪的。

    “湿吻。”北宅说。

    苏夏肩膀耷拉着。“我知道了。”

    北宅兴致勃勃。“提督你可以把樱桃梗打结吗。”

    “不行。”苏夏说,“现实不是动画。”

    “好吧。”北宅想了想,“我听说现实也有人能够做到。”

    “反正我做不到。”苏夏感觉有些无力。

    “做不到就做不到吧,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北宅拍拍苏夏肩膀劝慰。

    苏夏已经不想说话了。

    苏夏问道:“现在可以睡觉了吧。”

    “再等等。”北宅迟疑说,“提督把衣服全部脱了。”

    苏夏抱着胸口:“你想干嘛。”

    “脱光了,然后听我说的摆姿势。”

    “我拒绝。”

    “提督害羞什么。”

    北宅保证说:“我觉得不会拿提督的照片去买。”

    “我能不能把你刚刚说的那句话理解成此地无银三百两?”

    “不能。”

    “快点了。”北宅催促。

    苏夏感觉有点头疼。

    又一番折腾。

    苏夏躺在床上,他现在只想睡觉了。

    北宅爬到他的身上,上下其手,说道:“如果我是那种好色的大姐姐,像是陆奥、印第安纳那一种现在就应该那么做了吧。”

    苏夏回忆起那一天晚上和陆奥、印第安纳睡在一张床上的事情,心想她们两个人还是蛮老实的。或许是因为当时人比较多。

    北宅换了好几个姿势拥抱苏夏,动手动脚,最后点点头,说道:“不行啊……提督什么时候拿下L20,然后我好拍照……我可以帮你,我感觉L20也差不多了,只需要提督愿意陪着她玩两天,带她吃点好吃的,说几句甜言蜜语哄一下,趁着她晕乎乎发戒指就好了。”

    苏夏笑道:“找什么L20,俾斯麦不就在旁边房间吗,找她不好吗。”

    北宅讪讪地笑,这个提督真的好脾气,姐姐真的会打人的,虽然现在越来越少了,不过是放弃了罢了,说道:“加加,加加怎么样。”

    “我不想和你说话了。”苏夏说,“我想睡觉。”

    一点氛围、气氛也没有,苏夏一点兴趣也提不起来。

    “先不要睡啊。”北宅说,“那个,我也想要体验一下……嗯,我们是提督和婚舰,很正常吧。”

    苏夏眼睛眯了眯。

    那是不知道什么时间了,苏夏抱着北宅,姑娘的身子软软的。

    “怎么样。”苏夏问。

    “不过如此。”北宅说,“我看那些本子上面画得好夸张。”

    比起那些乱七八糟的事情,感觉提督抱着她说话就好了。

    “你也知道是本子啊。”苏夏说,“你就是本子作者,你不会不知道吧。”

    “是哦。本子是假的。”北宅小心翼翼说,“我就是想试试。”

    苏夏搂住了北宅。

    “不早了,睡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