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章 青叶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深夜,一个身穿麻衣的中年男子,在山林间掠来掠去,不多时,便看见前面山脚处隐约透出些许微光,却是一户还点着灯火的山间人家。

    中年人闪身便掠进院子。

    “你回来了?”

    “怎么啦?”,院子中推门走出一位中年妇人,衣着简朴,一双眼睛却是有些惊讶的望着走过来的中年人。

    中年人却不曾说话,看起来倒是有些心事,望了眼远处黑暗的山影,拉着妇人走进了屋子。

    屋子中灯火摇曳,正好可看到墙角处有一个小床,床上有个不大的孩子在熟睡。

    “叶儿睡了么?”,中年人当先问道。

    “嗯...他今天等不及你回来便是困了,早已睡着了。”妇人望了一眼一旁那熟睡中的孩子,转头又问道,“今天到底怎么了?你...好久没有使用功法了...”

    中年妇人隐隐的有一丝担心,心中竟有一种不好的预感。

    中年男子缓缓走到那熟睡的孩子身旁,轻轻的将他的被子遮好,叹了口气,转头望向那妇人的眼中却满是凝重。

    ...

    “今天我在山里遇见妖了。”

    “什么!?”中年妇人一听,脸色大变,但旋即赶快将声音压低,轻看了一眼旁边的那孩子,转头又说道,“怎么回事,难道是...因为我们...?”

    中年人并未马上答话,却是沉默了好久,接着转身看着妇人,轻声道,“师妹,一转眼已经二十年了,你觉得我们在这里真的能守着青叶安稳的过一辈子么?”

    妇人摇了摇头,声音却出奇的有一丝颤抖,“师兄,已经二十年了么...但,但青叶还是个孩子呢...”

    ....

    私塾里的空气十分的沉闷,老师摇头晃脑的教着学生念书。

    这个小书庐地方倒是不大,但是却也挤了差不多三十来个傻头傻脑的孩子。这些孩子估计也不知道老师念叨的:夫天气浊而沉清而漂,是人之草木于其间...是什么鬼意思,但是老师一尺来长的戒尺在那里晃来晃去,都至少也要装个样子,看起来十分认真。

    但偏偏此时有个大约十来岁的小男孩,坐在靠右边墙角的座位上,一手拿着书本,另一只手却托着脑袋,嘴里一点声音也没有,只是皱着眉头不知在想着些什么。

    “汰!”

    “青叶!你在想什么!老师授课的时候你在发呆!成何体统!”

    老师一戒尺打在这个叫青叶的小男孩身上,小男孩吓得惊叫出声,手里的书都掉在地上!

    “哎,朽木如何雕也!你这傻小子,本来就笨,还不好好念书,将来没本事肯定受人欺负!哼”。

    老师恐怕对这个青叶颇为了解,也心知青叶天资愚钝,再加之从不用功读书,怕是将来很难有一点成就,更不要说考取功名赚取利禄了,对他想都不能想了!

    老师心里想到这些也是不禁摇头,呵斥下其余看热闹发笑的学生,继续念书去了。

    ...

    青叶被老师罚站在私塾外面,不过没站多久老师便让大家放学回家了。

    青叶十分紧张的等侯老师走了出来,赶紧低着头,颤抖地伸出双手。

    老师眼睛斜看了一眼,旋即提起戒尺,“啪”的一声,对着青叶左右手各打一下,然后略有些无奈说道,“回去吧”,随后老师也背着手离开。

    青叶今天和往常一样,又是在念书的时候出神,挨了老师批评。可他今天却没有担心回到家里会受到爹娘的批评,只是因为他一直在想一件事情,仿佛那件事情更令他莫名的有丝担心。

    这时其他学生都陆续走光了,青叶这才也收拾几本书回家。

    他家住在这个小镇旁边那座山的山脚处,离这里倒是颇远。

    青叶他爹平日里便是打猎砍柴,他娘是在家养了好些只鸡鸭,有空也教青叶一些诗文知识,生活倒是安稳快乐。

    但昨天晚上发生的事让他觉得爹和娘大是奇怪!

    昨天他爹砍柴好晚才回来,青叶都快睡着了,隐约的听见爹娘在那里轻轻的不知道说着什么,好想有什么仇恨追杀之类的,青叶也不懂,可是他又听到爹对娘说有什么妖!青叶却是疑惑了,这个世界上真的有妖怪么?不说妖怪,就是老师讲的那些恶人真的有么?

    青叶鼓起小嘴,“哼!”了一声。

    在他的眼中,这世界上最坏的人莫不就是他的那个老古董老师了么!整天拿戒尺打人,都是可疼了呢!他还敢说别人是坏人!想着青叶不禁又揉了揉自己发红的手!

    原本青叶也不会太在乎昨天爹娘交谈的事情,没过多久他也就睡熟了。可是今天早上他娘的神情却也是极为奇怪!

    她好像十分担心,看着青叶好似有着什么话想说,但却在犹豫,青叶也搞不懂,于是和爹娘随便说一下就跑去私塾了,还记得他离开家门的时候娘叫住了他,犹豫了下说什么让他要小心,放学之后赶快回家,所以今天青叶上课一直在发呆,是不是要有什么事情会发生了...

    不过青叶的小脑袋想来想去却也不知道原因,反正他自己也知道自己并非很聪明,想不明白就不想了呗,他跺了跺脚,前面不就到家了么,他开心了跑了过去。

    前面不远处那个简单的小院子就是青叶的家,青叶的脚步离家是越来越近,可是心里却不知为何越来越沉重...

    阵阵风吹过,他总有一丝丝的担忧,好像真的会有什么不好的事情发生一样!

    这次青叶和往常不一样,却还没进家门的时候,便在门口大喊,“娘,我回来啦!”

    然后青叶急冲冲的便跑进院子,熟悉的情景和以前一模一样,可是这次倒没有笑吟吟从屋里走出来或者正在给院子里的鸡鸭喂食的娘亲,青叶心中的不安更重了。

    “娘!”

    青叶又叫一声,便进去院子,忐忑的朝屋子里走去。

    一阵风又吹过,青叶的鼻子抖动了一下,空气中好像多出了种味道,闻着却让人极为不喜欢,但青叶也说不清楚是什么味道。

    还没到跟前,屋子门便打开,青叶大是高兴,小跑冲过去,一头扎进那人怀里,叫道“娘”。

    可是青叶突然有发现不对劲,以前冲进娘怀里娘总是被撞的后退一步,然后笑着宠溺的摸着他的头,现在他撞进去这个人好高大,青叶反被碰的有点痛。

    青叶疑惑的抬头,眼前的并非是他的爹或者娘,这个人面色冷漠,眼中有着阴辣的光芒闪过,手中还持者一把乌黑泛光的长刀,站在青叶跟前冷笑着!

    手中那把乌黑发亮的刀一侧十分亮眼,红色,有着一摸血红色!

    “啊!爹!娘!”,青叶十分害怕,终于是有着可怕的事情发生了,他现在最想做的便是冲进屋子,爹娘还在,然后摸着他的头,告诉他没事儿没事儿有爹娘呢!

    然而正当青叶要跑进屋子的时候那个人动了,抬起了左手,迎面打向青叶,一声撞击还伴随着牙齿崩碎的声音,青叶直接被打飞了,嘴里还冒出了血。

    青叶就一巴掌被打飞了估计有好几米远,摔在地上,青叶感觉这一下真的要比之前老头子老师拿戒尺打一百下还重!

    他感到头脑一阵晕眩,难以忍住的疼痛,并且此时的青叶还不知道爹娘在哪,他站都站不起来,哭着嘟囔,“爹,娘,有人打我...”

    那个人冷眼看着,却是在狞笑!

    “小子!真是一个窝囊的小杂种!还在叫爹娘,嘿嘿,你爹你娘估计现在比你要惨的多吧,你娘中了血煞的毒,怕连现在都撑不到,呵呵,不过你爹倒是有几分本事,既保护你娘也竟然能在我们几个联手之下撑这么久,也无愧当年人族七侠的称号,不过可惜了,哈哈!”

    那人在门口笑道,说完便朝着青叶走去,到青叶面前蹲下,一手托起青叶的脑袋,怒喝道,“说!你爹你娘将血狼匕藏哪了?快说!不说我就直接割了你的脑袋!”

    青叶十分害怕的望着面前这个面色阴翳长着鹰钩鼻的恶人,话都讲不出来,只是嚎啕大哭,中间断续吐出“爹,娘...”两个字。

    那个人看到如此也是颇感愤怒,凶光一闪就欲将青叶灭掉,手中抬起来乌刀,就欲动手!

    “乌丸!慢着!”,一声呼声响起。

    这个被叫做乌丸的人扭头,望见两个身穿灰袍,却一身狼狈的两个人走了过来。

    乌丸皱了皱眉头,喝道,“野狗!张山他说出消息了没?你们怎么没把他带回来!主人说了要带他们夫妇俩回去的!”

    两个人中的那个长脸长眼的被称为野狗的人走了过来,道,“哎!张山那个杂碎带着杨翠的尸体竟然跳下山了,我和血煞他们赶快跑到下面却没找到他们,唉!估计是掉河里被河水冲走了!”

    “废物!废物!你们两个连一个还要保护受重伤的人的张山都带不回来并,我们怎么向主人交代!与其回去被主人处死,不如我现在就杀了你们两个个,提着你们的头见主人,说不定主人还能免我一死!”

    说着,乌丸一脸怒容,丢下手中哭的泣不成声的青叶,转身拔刀就要和野狗血煞他们两个动手。

    野狗二人也一阵慌乱,其中一人急忙指着趴倒在地上的青叶道,“不要!乌丸兄,尽管张山夫妇跳下悬崖,可是他们的孩子还在啊!我们没找到血狼匕可我们可以把一个小毛孩带回去让主人处置啊,江湖上人人都知张山夫妇在当年人妖两族之战结束后欲要私藏血狼密宝,逃离了正道,但是却没有一人知道他们已育有一子!此子生父生母皆为天下败类,留他交给主上,或许有大用啊!”

    乌丸听这个人讲了过后,眉头紧皱,犹豫片刻后将手里刀放了下来,扭头对着野狗他们说道,“哼!那此事就先如此办好了,不过别怪我心狠手辣,回去之后主上若是对我惩处,那我也绝不会轻饶你们!”

    “那是,那是!”野狗他们也附和道,随后看到乌丸已经没有了和他们交手的心思,于是大胆的走了过来。

    野狗看着哭的欲死与活的青叶,鄙弃“唾”了一下,然后说道,“乌丸兄,山下我们已找遍没发现张山尸首,眼下他儿子在我们手上,不知你从这小杂种口中得到什么没?为何我们刚看到你欲杀了这个杂种?”

    乌丸呸了一声,“赫!想当年,张山夫妇虽然被天下人所唾骂,可是一身道行实力却委实厉害!但想不到生的儿子却如此不堪,想来此子也有将近十五六岁了,丝毫没一点功力不说,遇事嚎啕大哭,问他什么都不知道,哭的老子真想一刀结果了他!不过既然带不走张山夫妇,那就把这个杂种带走吧,不过眼下这个杂种哭个一路也是麻烦!”

    说完,乌丸又抬手朝着青叶头上击了一下,青叶顿时感到头上如坠万顷,昏沉无比,旋即晕了过去。野狗也连声道确实应该这样,说完几人便商议先由野狗负责扛起昏过去的青叶,然后都欲起身离开。

    此时,血煞点燃一只火把扔向屋子,乌丸看了一眼,略一沉吟,说到:“不好,我们就留下这里,就让正道金彪瞧瞧,嘿嘿!”说完,便扑灭火把,几人一块离去了。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