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章 山村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天色阴沉,好似就要下雨了,几道身影在偏僻小路上闪来闪去,速度极快,一看便知这几人身法道行绝对不俗。

    过不多久,前面一人身形当先停下,抬头看了下天空,扭头对后面几人说到,“恐怕待会便要下雨了,这里偏僻孤寂,也没什么遮雨的地处,我们还是加快行程吧,前面应该有个村庄,到那里的话先随便找个地方休息一下。”

    后面二人对视一眼,都点头称是。其中一人脸长的比一般人长了不少,身上背负着一个昏迷的孩子,孩子便是晕倒的青叶了,他们几人赫然便是之前的乌丸野狗三人了。

    乌丸带头略做一安排,便当先加速,急速朝前赶路。

    ...

    昏睡中的青叶却好似做了一个梦,梦见爹娘和人打斗,后来娘被人用剑刺中,爹也失手受了重伤。他刚放学回家,正好看到这一幕,他大叫着冲过去,只见那个凶手手持长剑朝着他狞笑,紧接着猛地将剑朝爹的胸口袭去,青叶眼看着却赶不及,尖叫一声,大哭出来...

    然而青叶突然感到有一丝凉意,好似有什么东西拍在脸上,青叶顿时有感到头晕目眩。

    ...

    “原来这是一个梦啊,那是不是老师拿戒尺打在自己脸上了?怪不得有点凉呢,呵呵,回到家里让娘看到脸上有这么块红肿,怕是娘又是会难过吧...”,心中想到这里,青叶反而咧嘴笑了。

    ...黑暗无尽,从四面八方包围而来的时候,假如是你,你会怎么办呢?是大声哭喊?还是明白终是自己一人在这无尽的黑暗之中,只能默默的闭上眼睛,让自己说服自己这一切都是假的么?

    脸上的凉意来个不停,两秒钟不到竟然感到全身各处都被凉意侵袭。

    青叶终是睁了开眼睛!

    啊!果然啊!

    那些幻想是假的,可眼前的情况却是真实的!

    那打在脸上的凉意,却是一场大雨,好冷好凉的雨...只是此刻,青叶的心仿佛才是更凉的。

    “嘿嘿,果然是个狗崽子,爹妈刚死,这会儿睡了一觉醒来竟然会傻到发笑,你是以为在做梦么?梦见自己最亲最爱的爹妈做些好吃的菜在等你么?哈哈哈。”

    当青叶刚开始要醒来的时候野狗就发觉了,正好看到青叶醒来嘴角还残留的笑,野狗实在忍不住,嘲笑说道。

    “呵呵,也不知尸首还未冷却完全的张山夫妇会不会气的又活过来,哈哈!”听见野狗的嘲笑乌丸血煞二人都笑了。

    此时一个十几岁的小男孩,听着几人的嘲笑声,在如此一个绝望的境地,心中猛地一痛,眼角却是流下泪来,混合着雨水,却倒并未引起几人注意。

    但就算几人看到了又能怎样呢?难道不应该么...还未成年的孩子,一直在父母身边长大的孩子,此刻没有了父母,又能依靠谁呢...

    “快点吧,前面就是村子了,雨太大了,先到那里落脚再说.”乌丸止住几人的说笑,他淡漠的看了一眼在野狗身上趴着一动不动的青叶,扭头招呼二人还是赶路要紧,雨确实是太大了...

    这次没过多会儿,几人眼前便是出现了稀稀落落的房屋,正是之前乌丸口中那个村庄了。

    乌丸等人虽说各个功力不俗,但毕竟之前经历了一番大战,这又冒着这么大的雨前行了好久,都是累了,此刻看到这些房屋,几人都是精神一震,脸上都多了几分惊喜。

    不过有一人除外,那个一动不动的小男孩,此刻父母双亡,前途未卜,他毫不在意砸到身上的大雨,甚至在这冰雨的击打下他那紧缩的心还能稍稍舒展...

    几人眼前的这个村庄是属于很小的那种,毕竟处在这种山野深处,怕是村民的生活也就是日出而作日落而息,靠打猎砍柴为业吧,不过却是有一点奇怪,尽管当前天色黑沉,但时辰并不算晚,按理说村民倒不会这会儿全部休息,可一路行来,乌丸野狗等人发现村户各个大门紧闭,也不见一点灯光柴烟,也不知为何这般。

    乌丸察觉到这点,眉头微皱却不知在想些什么,倒是后面野狗血煞却再也忍耐不住,出口道:“他大爷的,老子们冒着如此大的雨赶到这里,就他吗想找一户人家稍微休息下养养精神,大爷们整天厮杀搏命,这些山野鸟人,也不见得天天有多少忙碌奔波,才这点时间就关紧大门,害怕你家野狗老爷敲门抢劫么?呸!”

    血煞也附和着野狗发着牢骚,野狗是实在不想再在这风雨中赶路,也不管其他几人,当先掠过去。前面一户人家从外面看起来稍微大点,他冲上去对着门大拍:“呵!奶奶的!快过来给你家大爷开门,快点!”

    乌丸他们也都在此停下,没说话,只是静静看着野狗朝着这户人家怒骂。

    过了不多会儿,只听到里面一阵颤微微的脚步声,门缝中可看出有俩个人顶着一块大油布端着盏油灯走过来,野狗见两人慢吞吞的,好像他们极其不情愿但又不敢不开门的样子,不禁大怒。

    当门刚被打开,野狗一手抓住其中一个端着油灯的手,正要怒骂,乌丸抬手制止,略微沉吟,接着轻声说道:“老人家,我们几人赶路到此,一路实在太累,当下还下大雨,我们仅仅想找个地方休息一晚。”

    老头被野狗吓了一大跳,不过当听到乌丸这样说过后像是松了一大口气一样,兢兢战战抬着头,望见眼前浑身湿淋淋的几人,像是放心一般,又长舒口气,接着颤抖的说到:“你们真的只是来借宿的么...”

    乌丸点头说是,然后老头和老太婆当先在前面走着,边走边扭过头对着乌丸等人说到:“几位客人,实在不好意思哈,实不相瞒,本地最近时常出没一个怪物,偷吃村民圈养在家里的牲畜,前不久村东老李家儿子夜里听见家里羊在叫,就起来看了一下,结果大看到一头大蟒蛇在拖他家里的羊呢,把他吓了一大跳呢,所以这些天来村民都是不到天黑就把门都锁上了,谁都不敢这时候起身开门呢!”

    “竟有此事!”乌丸惊讶道。

    那老头连连点头,然后招呼乌丸等人进屋,进屋之后老头将屋里油灯点燃,刚要说话,突然发现那位凶神恶煞的长脸中年人身上还背着一位看起来很小的孩子。

    老头和老太婆都是心中一惊,有点害怕,片刻后犹豫的说到:“几位这么晚在如此偏僻的地方赶路,还带着个孩子,莫不是人贩子吧...我和老太婆住在家里,可是实在担心招待不好几位客人,我们家里可是什么也没有啊...”

    听到老头如此絮絮叨叨,野狗血煞却是忍不住,就要破口大骂,乌丸怒视一眼,止住了他俩,眼光一斜,轻声对老头解释道:“老人家,这位孩童是我们在路上看到一群强暴在路上劫持行凶,正欲杀这个孩子,我们不忍心,于是出手救了他,但是他的父母在我们到来之前都被歹徒毙命了,实在可怜...于是我们便打算将他带回家师门下,家师德高望重,想必会收留他的。”

    “原来是这样啊,唉,那这个小孩也真的是太可怜了,刚才在外面雨声太大也没注意,进屋才发现这小孩倒是一直哭泣啊!可怜可怜!”老头看着青叶摇头叹道。

    那老太婆听过乌丸解释后看了老头一眼,旋即叹气一声,竟也是眼角微红。

    “小小年纪就失去父母,这以后的日子可是难过啊,我和老头子也有个儿子,从小努力勤快,长大后更是孝顺,给我和老头收拾了一个这么大的房子,可是,可是,唉,父母和孩子,谁离开了谁都是不能过啊!”说完老太婆便是声泪俱下。

    老头一颤,忙扶住老太婆,安慰了几分后,又想起家里还有这几位客人,便又赶忙抬头,随便闲聊几句。便是走去收拾下屋子供他们休息用,还问道是否需要吃点东西,被乌丸婉拒了后便说了声就要回到自己房间。

    老头子刚要离开,乌丸思索了下,转头叫住他,问道:“对啦,老人家,最近村里的这个怪物经常出没么,是个什么样的大蟒蛇啊?”

    老头正要走出屋子,听到后又转过身来,朝屋外看了几下,走到乌丸跟前说到:“是啊,这个怪物平日两三天就来一次,前天晚上就来了,又吃掉两只牛,听人讲是一只十来丈的大蟒蛇,人怎么对付的了啊”

    乌丸一愣,不禁眉头微皱,低头自语到:“那此事倒也奇怪,山间蟒蛇虽不稀罕但是有几丈就少见的紧了,更何况十来丈!并且这种凶兽平日里应该隐藏山林深处,不会出来作乱的。并且按道理说来如此大的躯体,活的时间也应该数十上百年了,怕是要得道转妖了,那在如今天下倒是不会出来作怪啊...”

    老头子一听,顿时害怕的差点摔倒,连忙对着乌丸说到:“妖,对啊,这么大的蟒蛇,是不是真的要成妖了啊,我听说人大蛇的眼睛却是红色的,真是太可怕了,我长在这几十年都没遇到过啊。”

    乌丸听见老头讲大蛇的眼睛是红色的后,眼神猛地一亮,像是想起什么,心中竟有一丝激动,急忙向老头仔细询问。

    老头将大蛇出现的具体情况,还有大蛇的体质大概说了之后,乌丸脸上竟有着狂喜,紧接着立马止住,转头对老头说到:“老人家,我们路过贵地,你们这里正好有怪物作祟,我们修习之人,遇见岂能不管不顾,嘿嘿,你且回去休息,我们这两天就帮你们村子除掉怪物,也算是好事一件,哈哈!”

    老头见乌丸如此说话,猛然大惊,旋即高兴不已,连忙称谢,过后又与乌丸聊了几句便是高高兴兴的回去了。

    野狗二人见老头回到了自己屋里后,大是不解,尤其野狗心里有着怨愤,乌丸刚才几次三番打断自己讲话,这一路还十分傲气,他不禁心头来气,向乌丸喝道,“我们此行也是有了好些时日,若是在路上为这些山野村夫耽搁行程,等到赶回去会不会受到主人惩罚,乌丸你到底要干嘛,莫不要真的便以为自己是我们几人的带头大哥吧?要是真的这样想我可是不会服你的!”

    乌丸狠狠地看着野狗,狞笑了声道,“野狗!你懂什么?你才几时跟随着主人,主人要干什么我可会不比你清楚?老子若是和你们这般性子如何能得到主人看重!嘿嘿,说到底你不过是主人养的一条狗而已!”

    “你...!竟这般辱我!”野狗心中大怒,就要抽刀和乌丸拼命,可是乌丸却是扭头笑到:“行了吧!嘿嘿,看你还是省点力气吧,又打不过我,何必呢?”

    野狗实在生气,血煞见势也慌忙过来,眼神略一闪烁,拉住非要动手的野狗,好说歹说,却是将他劝了下来。

    乌丸鄙弃的看了他们一眼,道:“看好这个小兔崽子,小心让他跑了,到时我们几个都要吃不了兜着走!哼!还有,明日跟着我去给村民抓妖,我怀疑他们说的大蛇已经成妖了,但是为何出现这里倒是不清楚,此妖若真是我想的赤眼青蛇的话回去对主人就有交代了,哈哈!”

    说完乌丸就去屋里一角打坐休息了,野狗“啐”了一口,看着不远处休息的乌丸,扭过头不再言语。

    血煞看了一眼后又是对野狗劝了两句,转身也去旁边休息了。

    屋外,狂风大作,风雨交加,冰冷的大雨倾盆砸下,像是要将整个世界吞噬...

    屋里一只短小的蜡烛,火焰飘忽摇摆,像是在极力的散发热量和光芒,要和外面做抗衡,结果一阵风吹过,“乎”的一下蜡烛便熄灭了,顿时一片漆黑。

    不过很快,屋里就只剩下轻微了打鼾声,几人都是睡着了。

    可再仔细听,还是有个声音传出来,好像是个孩子,在低声的抽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