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四章 妖蛇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青叶现在感觉极为难受,之前被蛇毒喷到的全身各处在又贱到青色的蛇血,变得十分火辣,仿佛是什么东西在不停的对身体撕扯...

    不过大蛇对于这个到手的猎物毫不理睬,或许它此刻也不好受,尤其是脖子上可以见到深深白骨的巨大伤口,显得更加狰狞和可怕。

    ...

    乌丸野狗等人紧随巨蟒之后就进入了林中,但刚进去就看不到巨蟒的身影了。一来巨蟒进入林中移动速度陡然加快,并且这片林中怪树横生,还有许多乱石杂七杂八的摆放,即便是对于修道之人也是相当麻烦的,二来乌丸野狗他们进入林中才发现,原来在外面看见的大雾比想象中的还大,片刻之间就被巨蟒甩开了。

    乌丸他们无奈停住了,野狗当先怒道,“哼!这下可好!蛇没抓到,让这张山夫妇的小崽子也被拖去了,回去如何交待!?”

    乌丸脸上也是一丝怒气闪过,却不立即答话,沉默片刻后道,“这条赤眼青蛇妖有问题,我们先慢慢循着地上血迹走,等天亮雾消散了再加快去追赶。”

    “呵呵,等天亮?怕是等不了一刻钟那个孩子就被蛇毒侵袭而死吧?”野狗冷笑。

    乌丸却是有些不耐法,道,“野狗!那小子与你有何干系!?赤眼青蛇,这可是稀罕之物,放眼整个天下未必能寻出几头出来!主人练功正处在关键时期,此行出来,没有带回血狼匕完全就是你道行低微让张山夫妇跳下悬崖的原因,这个小崽子一点武学功法都没有,看来张山夫妇并非打算让此子进入江湖中去,血狼匕他恐怕一点都不知道,我带他回去不过是给主人一个交代,说不定也免去你二人因办事不力所要遭受的必死之罪罢了!但此时遇见赤眼青蛇,无论如何都要抓过去,这种蛇天生便是一种不可多得的珍宝奇药,更何况成妖后体内的妖魄了,还恰恰是主人练功大有脾益的灵物,绝对不能放过!”

    野狗血煞二人被乌丸这么一通训斥,一脸难堪,血煞倒是看神情就是无话可说,但野狗面色涨红,一副欲言又止的样子,忍不住想辩驳一番时听到乌丸讲到主人二字,实是硬生生的忍住了,想必那个“主人”的手段他们几人都是十分清楚,甚而能让他们感到胆怯害怕的地步吧。

    见二人都不再言语,乌丸也不多话,循着血迹便向深处走去,血煞野狗看到急忙跟上。

    ...

    林中深处,雾气显然更加的浓厚,但对于巨蟒来说眼看的距离却好似变的更远更加清楚了。这时巨蟒的速度才开始放缓,时不时蛇头还向后瞟上几眼。又过了一会儿,巨蟒或是感觉身后那几人不会追了上来便放缓身形停了下来。

    青叶察觉到了巨蟒身形已经停止,可是很清楚知道自己却是无论如何逃不掉的,光身上各处的疼痛感就仿佛能把全身的力气抽干一样,只剩眼睛能紧紧的挤着脸上的肌肉连动着嘴巴在扭动...

    一阵微风袭过,青叶隐隐地感觉自己又被抛在半空中,顿时全身的压力一下子减弱,可他还没来得及睁开眼睛,就又感到一阵剧痛,身体重重的摔在地上。青叶嘶吼着,大口喘息了片刻,挣扎着睁开了眼睛。

    四周有很大的雾,青叶感觉自己应该深处在一个半山腰,怪石林立,还隐约看到周围大树的阴影,四周倒也没什么杂草,稀稀落落的倒有着不少奇怪的植物在旁边生长,自己旁边的大石头上好像坐着一个黑衣人,身上的黑衫有几处被青色的液体浸染。

    青叶心里猛然多出一个想法,竟是有点兴奋,“是他把自己从大蛇手里救下了么?怎么自己突然就掉在了地上,大蛇呢?”

    青叶正在细想,那黑衣人人扭头看来,那一双有些许红芒的眼中满是凶狠,却是十分的吓人!

    并且这个黑衣人的眼孔竟是菱形的!

    此刻青叶全身一僵,连那之前无法忍受的疼痛感都不在意了,眼中满是惊讶与恐惧!一股令人心悸的想法油然而生,甚至青叶自己都不敢这样想!

    “莫非...莫非,眼前的黑衣中年人便是之前卷起他进入这里的巨蟒么!?”

    青叶的心里如翻江倒海一般,这可是说甚至比初见到数十米长的巨蟒还要惊悚,他好像是猛地想明白了某些事情,未知的事情!

    青叶心中像是有个声音在颤抖尖叫,“果然!...果然,这世间当真是有妖物存在的!”

    他想起爹娘之前聊到的一些心事,当时他就察觉到爹娘仿佛知道了什么事情,他们也在担心,现在青叶终于感到这个世界是如此的陌生与害怕,他之前在父母的怀里长大,父母是他永远的依靠,但现在看来,这个世界终究是残忍的,只是他一直处于被保护的状态从没在意过,从没有发现生他养他的这片大地的真正面目!

    黑衣人看着青叶,气氛陡然变冷,片刻后突然他笑了,道,“小子,你可知我是人是鬼?”

    青叶仍不自觉的全身颤抖,“你...就是那头大蛇么?”

    听后黑衣人眼中倒是冒出些许兴奋,“嘿嘿,你很害怕?”

    “是...不!不...怕...”

    青叶眼中混着又流出来的泪水,自己也不知道自己要说什么,他知道自己是特变害怕的,害怕这个妖物直接又张开那个血盆大口,一口将他吞进胃中,可是,他心里忽地又冒出一个坚决的不容置疑的答案:“不!我不害怕!我绝不要害怕!”

    ...有时候一个人的心理就是如此的奇怪,青叶就是这样,不过此刻说出来的话反而让听到蛇妖感到有一点滑稽。

    黑衣人听后一笑,接着脸上露出略微有点惊讶的神情,不过马上还是摇了摇头,说道,“呵呵,我不知你为何被别人作为诱饵引我出去,但是我却并不在意,我猜你是别人送上给我的礼物,所以我就不拒绝了,哈哈,并且为了你,我受伤也不轻呢,算是互相交换的代价吧。”

    说完也不等青叶有何反应,黑衣人直接便将地上的青叶抓起,放在肩膀,就要动身离去。

    可黑衣蛇妖刚移动脚步,像是突然想起什么一样,停住问道:“我问你,之前的三人你认识么?”

    ...

    青叶并没有直接答话,只是全身不停的在抖动...

    黑衣人等了一会见青叶不答话,于是他也不在意,笑了笑就朝山上走去。

    刚没走多久,一道略微有些颤抖、带着些许恨意的声音便从蛇妖身后传来:“不,我不认识他们!但...我永远不会忘记这些人,若是有那么一天,我要...咳,若是我有和他们一样的功力...我要杀了他们,为爹娘报仇!”

    黑衣人脚步略微顿了一下,马上他又笑了,加快了脚步,施展身法朝前面深处跃去,道:“怕是没机会了吧...哈哈,不过话说回来,你也太胆小了吧,若果有不共戴天的仇恨,抄起一把尖刀冲上去就是了,何必要等到自己有和他们一样道行!?哪怕死在他们手里也无所谓,难道不是么?”

    青叶猛地一愣,还没说话蛇妖又开口笑道:“嘿嘿!其实你说的也对呢,若是你真有那么一天,怕是...怕是报仇也很容易的呢,他们那时候估计老的都走不动了,聪明的小家伙...嘿嘿!”

    在黑衣妖人提在肩膀上的青叶,听到这话,突然又是僵住了,全身一震!

    ...

    山林间的雾气终于是慢慢消散了,乌丸野狗等人也是追赶到了半山腰,此时他们脸上都比较凝重,原本地上的青色血迹到这里竟然没有了!

    野狗道:“现在要怎样追赶?血迹到这里就断了”

    血煞也望向一脸沉思的乌丸,突然看到地上一块石头上有一道黑色的布条,上面有着几道青色污迹。

    血煞走上前去将其捡了起来,放在鼻子前嗅了嗅,道:“看来赤眼青蛇是恢复了人身,在这里包扎下伤口才继续逃走了。”

    说完他将布条递给了乌丸二人,乌丸看了看道:“不错,不过此妖若是就以为这样就能避开我们却也是太过于幼稚了”说完,乌丸狞笑一声,伸手从怀中取出一物。

    血煞野狗看见后顿时一惊,讶道:“引路香!?”

    “不错,将布条点着,用带着血迹的布条将引路香点燃,香气所指的方向就是产生和血迹气味相同的地方。”乌丸解释道。

    接着几人很快用布条将香点燃,只见一道青烟冒出,在半空略一盘旋,接着便徐徐的指向山林更深处,几人对视一眼,一闪身便朝着那个方向掠去。

    ...

    青叶被蛇妖提在背上,但蛇妖依旧身形迅疾。虽然看不真切,但两边山林的阴暗景色不断的在青叶眼中倒退,大约摸又前行了半个时辰,蛇妖终是将速度放缓了,不消片刻功夫,青叶眼前一暗,抬头望向之前来的方向,发现前面只剩下一个几米大的口子能看到有些白芒,怕是此刻他们已经进入一个山洞,应该就是蛇妖他的藏身之地了。

    青叶在之前听到蛇妖说过的那话之后,不知怎么的,莫名的心中恐惧开始减弱几分,反而开始有了更多的痛苦和内疚,像是那些话触动了心中某个从不曾有人动过的那道弦!

    此时此刻,他看着洞口的那隐约的白芒越来越远,又转了个弯后终是看不见了,青叶心里忽又有了一丝落寞,他不想死!对的,现在他心里很清楚,他当真是不想死的!

    青叶咽了口唾液,艰难的扭过头,看了蛇妖正在向前不急不慢的走去,隐隐约约前面好似有着幽绿色的光芒透出,青叶犹豫了片刻,颤抖的说到:“大...大叔,可不可以...饶我一命,您大人大量,饶了我吧...”

    正在向洞内走的蛇妖脸上本来有着难以掩盖的笑容,突然竟一愣,反而对着青叶失笑道:“你...?”

    “大叔...我是被那些人胁迫丢在那里引诱你吃我的...我...是无辜的,能不能放过我啊...我不能死的,我要报仇...”青叶艰难的动着头向着蛇妖说到。

    蛇妖扭头看着青叶,道:“你...叫我大叔?”

    青叶道:“是!...你年长,看起来和我爹一样的年纪,爹娘教过我要这样叫的...”

    “哈哈!”蛇妖像是听到世间多么好笑的事情一样大笑起来。

    青叶一愣,正欲讲话,突然里面传来一声清脆好听的声音,“峰哥,你回来了啊,什么事情那么可笑啊?”

    青叶猛然抬起头,扭过去朝前面看去,顿时心中大惊!

    眼前出现的是一个挺着大肚子的妇人,妇人身穿墨绿轻衫,一袭长发随意的盘着,声音给人感觉十分舒服,但是一双眼角,却也是菱形,眼中赤芒闪烁,显然也是一只蛇妖!

    “青妹,你怎么出来了,不在里面休息,快,快进去躺着些!”看到这妇人出来后黑衣蛇妖却是直接将青叶丢在一边,忙过来扶着妇人道。

    “峰哥,你,你受伤了!?”妇人这时看到黑衣蛇妖身上多处地方有着青色的血迹,并且脖子处还有道伤疤十分显眼,一脸担心,急忙关切道。

    “不碍事不碍事,小伤而已!”被称作峰哥的蛇妖扶着妇人,满是溺爱之色,说道:“看,今天我给你带回来一个人,还是个孩子,这可比那些牲畜补身子多了呢。”

    妇人看着躺在地上挣扎抖动的青叶,不禁轻皱眉头,道:“峰哥,他确实只是一个孩子啊。你为何抓一个可怜的孩子过来啊?我们在有了孩子之后不是说过从来不抓人类的么?更何况,何况现在这些年,你,你怎么敢去抓人类呢,这太危险了!”

    黑衣蛇妖脸上稍微有些尴尬,但即刻解释到:“是啊,我都知道的!可,可这个孩子是那些人类送上门来的啊!他们用这个孩子做诱饵引我出来,送上门的东西我岂有不收之礼,更何况...”

    “更何况如何?”妇人问道。

    “更何况人妖两族本来就是势不两立,更是在二十年前有着血海深仇,你也尚有身孕,如此种种,何必今天去在意这点。”黑衣蛇妖无奈的说道。

    妇人听后沉默下来,片刻竟也没有要言语的意思,一时气氛略微有点尴尬。

    黑衣蛇妖旋即沉默下来,扶着妇人,想了片刻后突然指着躺在地上的青叶,笑道:“对啦!青妹,我给你讲,刚才这个憨小子竟...竟然对我叫大叔,哈哈,笑死我了!”说完捂着肚子,一脸大笑的样子。

    妇人看向蛇妖,黑衣蛇妖发现他讲话并没有将“青妹”逗笑,也是笑容僵在脸上,一脸尴尬,像做错事的小孩子一样等着“青妹”讲话。

    黑衣蛇妖犹豫片刻,开口说道:“青妹,别这样...”

    妇人轻瞪了黑衣蛇妖一眼,也没多说,摆了下袖子轻“哼”一声,径直的向里面走去,黑衣蛇妖急忙扶着跟了过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