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五章 纠缠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乌丸野狗他们随着引路香一路赶来,终是找到了蛇妖的藏身之地。

    乌丸他们站在一个山洞洞口,收起燃烧一半的引路香,朝洞内探了一下。

    乌丸笑道:“看来这里就是蛇妖的居所了。”

    “我们追了这么久,也该找到了,不过就是不知道张山的小崽子现在是死是活?”血煞接着乌丸说到。

    野狗听见他们两人对话,出奇的沉默在一旁,乌丸淡淡的瞥了野狗一眼,接着脸上浮现一丝兴奋。

    “不必担心,既然这确实是赤眼青蛇,那我们还需要怕什么,只要将这青蛇的妖魄取走献给主人,绝对算是功劳一件呢...”

    接着乌丸冷笑一声,挥手便当先向着洞内走去。

    这个山洞光线极差,蛇喜阴凉,里面也只有洞口处的雾色透了进来,让人一点都看不清楚,乌丸几人担心惊动里面蛇妖,不由的都十分谨慎,缓缓的朝里面摸索。

    ...

    青叶此刻被蛇妖丢在一旁,心里又是被恐惧和黑暗侵袭。

    不久前自己突然又是产生了丁点儿求生的希望,而瞬间希望便被打破,他孤零零的躺在冰冷而又潮湿的地面,静静等待着不久之后的死亡。

    青叶全身各处仍是火辣疼痛,只是之前心思集中在那么丁点的求生欲望上不觉得,但现在剧烈的疼痛感卷土重来般势如破竹,就是要打算彻彻底底的摧毁这个年幼孩子的身体,还有心灵。

    不知为何,青叶这时候脑子里又开始胡思乱想,想到自己爹娘,他幻想着拉着父亲那粗糙但强有力的大手,向着他娘亲开心的笑着。

    或许没错...幻想就是一种毒药,这种毒药既能麻痹人的大脑,但也能安慰人的心灵...

    黑衣蛇妖扶着女蛇妖在里面石床上坐下,叹息道:“青妹,你又不是不清楚,我们沦落到这个地步也算是拜人类所赐啊!我不在乎是大人还是小孩子,我们都很清楚人心险恶,人和妖天生就是对立的...何必...”

    被称作青妹的蛇妖抬头看着黑衣蛇妖,轻声打断道:“夫君,我们只是长年修行而终于有一点成果的蛇妖罢了,我们终究不曾参与过那次人与妖之间的争斗,那些只不过是两族一时的当权者为了所谓的欲望而掀起的杀戮而已,你怎么能说人和妖天生对立的呢?”

    “青妹,你怎么能这样说呢?你可还记得千百年前青蛇王留下的古训!?人心险恶,妖族纵然不能灭杀整个人族但至少也要挣得安身之地,繁衍生息。直至等待人族内斗之时将其一举歼灭,复兴我妖族盛世!”黑衣蛇妖有点怒气道。

    “够了!峰哥,那只不过是青蛇王自己的欲望罢了,怎能强加给每个妖族子民!”青妹也生气了。

    黑衣蛇妖一阵惊愕,还不待说话青妹又道:“峰哥,你还记得妖族曾经有个通天大帝么?传说通天大帝一身道行法力通天彻地,而他的妻子相传却是人类...”

    “人和妖,是可以相处的,对么?纵然这时不行,但我们却不能非要将别人的欲望来化为我们的仇恨啊!”

    黑衣蛇妖不禁沉默,过了许久,又朝着青妹叹道:“可,可这毕竟只是传说,没必要当真的...我...”

    “行了峰哥,我们可以不再说这些了好么?他只是个孩子,毕竟我们也就要有自己的孩子了,不是么?这个小男孩被拖到这里,他的父母也会很担心的吧...”

    青妹用手挡住了黑衣蛇妖的嘴没让他把话说完,自己则轻声的对着他说道。

    黑衣蛇妖愣了片刻,旋即释然,一脸宠溺的摸着青妹的头发,温和的说道:“呵呵,好吧,青妹,此事就依你...”

    青妹听后脸上露出一丝微笑,轻轻的依偎在黑衣蛇妖怀里。

    接着,黑衣蛇妖又给青妹详细讲述了事情的经过,青妹听后不仅更加可怜青叶,不过还和黑衣蛇妖一样,对这件事情原委有些不解。

    接着两人便携手走了出去,到青叶身边。

    黑衣蛇妖将青叶身上绳索解开,将其也带进了洞最深处,取出一颗青绿色药丸给他服下,然后和青妹一同看着刚服下药正在剧烈咳嗽的青叶。

    也不知蛇妖给青叶的药丸是怎样制作的,青叶刚把它塞进嘴里,还不带咀嚼,药丸就化作一摊液体,顺着喉咙便直接进入青叶腹中,青叶倒是反而被呛了一下,待咳嗽停了之后,感到腹中温热,一股气息上涌,随之流向五脏六腑,全身的疼痛感大大减弱。

    青叶抬起头,仿佛劫后余生一般,心中暂时忘记了痛苦,脸露喜色,听了蛇妖他们的问话,于是将事情来龙去脉讲述一番。

    蛇妖二人听着青叶讲述,不时眉头微皱,像是仍有不解,过后思索片刻,黑衣蛇妖突然像是想起什么,问道:“等下!那几人什么来历你可知道?”

    青叶道:“我不清楚,但是听他们的口气好像对我爹娘恨之入骨,有什么深仇大恨一般...但我从小就只知道爹娘人都很善良,也少有和外人交往,很少下山的,怎么会和这么厉害的人结仇呢?”

    说着青叶倒是又哭了,看着站在一旁的蛇妖夫妇,突然跪下身来说道:“两位大仙,求求你们了,可不可以帮我杀掉这几人,我做一辈子苦力报答都行,甚至,甚至我让你们吃了我,我就想给爹娘报仇啊!”

    蛇妖夫妇反而被青叶突然下跪惊住了,那妇人顿时面露不忍,却看着黑衣蛇妖也没说话。

    黑衣蛇妖面无表情,略一沉吟,接着问到:“你爹娘叫名字?”

    青叶哭着道:“张山,杨翠。”

    “什么!?”

    刚听到青叶讲他爹娘的姓名,蛇妖夫妇全身都是一震,心中十分震惊,紧接着黑衣蛇妖毫无犹豫就踹出一脚,朝青叶面门袭去。

    “怦!”的一声,青叶倒飞出好几米远,重重的撞在洞内石壁上,顿时耳鼻出血,惨不忍睹!

    那妖蛇妇人见黑衣蛇妖听后立马动怒,本想拦止但是还没出手便已经发生如此情况,连连叹气,道:“峰哥,你又何必呢...这都是多少年的旧事了,何况这还都是大人们的事情,与孩子何干?”

    倒地后青叶挣扎着却爬不起来,心中大是痛苦,仿佛无穷无尽的苦海将他包围之中。

    “为什么。。。为什么”青叶嘴里混着血沫与眼泪,喃喃道。

    黑衣蛇妖还要出手,但听了妖蛇妇人的话终是没有再动,只是冷“哼”一声,摆手道:“天意如此,天意如此啊!相传当年张山杨翠几人说是为了天下人族气运而为剿灭妖族立下了数不尽的功劳,可是除掉血狼妖王后终是露出狼子野心,原来也是觊觎我妖族圣物!呵!张山杨翠二人狼狈为奸,当先占得血狼王的血狼匕后仓皇出逃,还打死了他们小师妹,如此卑鄙小人,不消我妖族中人恨不得食其血肉、拔其筋骨,终是人族正道,也容不了他们啊!”

    青叶感到头脑晕眩,听完蛇妖的话更是感到有如万钧重物悬挂在脑门之上,眩晕无比,动都动不了,心里像是掀起万丈滔天巨浪,此刻是再也无法平静下来,霎时间一口心头热血喷了出来!

    妇人连忙赶了过去,蹲到青叶跟前,大是不忍,却又不知该如何是好。

    “青妹,不必如此!”

    看到妇人脸上的忧乱,黑衣蛇妖急忙将她扶起,道:“这一切只怪张山夫妇当年作恶多端,人族妖族正邪各方都是容他不得,天下修道中人无不想杀之,尽管当年他们侥幸逃走,不过看来到底是金彪找到了他们藏身之地,呵呵,真是可笑,当年情同手足的人族七侠到如今竟是自相残杀,也算是给我们妖族先辈解一点怨气了!哈哈!”

    青妹听后看着跟前还在挣扎痛苦的青叶,眼中十分犹豫,一手摸着自己挺起的肚子,摇头叹道,“哎,这世间恩怨纠缠,谁能说得清楚,怎能都算在后辈身上吧,实在是...”

    ...

    正在山洞中摸索的乌丸等人,忽然是听到深处一声撞击的声音传来,感觉他们距离蛇妖应该不远。于是几人对视一眼,继续向前走着。

    刚前行不一会,几人便看见再往里面的地方透出幽绿色的光芒,然后又有声音传出,几人旋即屏气听了起来。

    过了不久,他们就大概知道了里面情况,乌丸脸上异常的兴奋,像是早就猜出这蛇妖有问题,但想不到蛇妖还有个妻子,夫妇都在这里。

    隐藏在暗处的三人,只有野狗听到青叶还活着的时候,心中竟少了一丝担心,轻轻吐出了口气。

    顿时黑衣蛇妖眼角一瞟,急忙闪身护在青妹身前,大惊!

    “谁!?”

    旋即一道狞笑声响起,乌丸几人也不再躲避,径直的走了出来。

    乌丸看到眼前情况,脸上笑意更浓,说道:“果然,果然,竟是一家子,嘿嘿,这下我们收获真是不小啊...”

    蛇妖大怒,显然当前这人就是为他们而来,并且如此狂妄,就欲动手,但是忽的想起身边还有身孕的青妹,便忍下心火,沉声道:“阁下几人什么意思!?我们夫妇隐居在此不过几月而已,虽说给山里村民带过些麻烦,可也并未伤过一人,阁下难道非要过不去么!”

    乌丸看着黑衣蛇妖反而哈哈大笑,竟没有想要理会的意思。

    黑衣蛇妖看着大笑的乌丸,犹豫片刻又道:“此人既然是张山贼人之子,我们夫妇就还交与你们,之前我不清楚事情原委便将他带来,还请各位莫要计较!”

    听到黑衣蛇妖要将青叶送给对面几人,青妹大是担心,拉着黑衣蛇妖袖子道:“峰哥,这几人心狠手辣,将这个孩子交与他们会不会...”

    “青妹!此事是他们人族的家事,与我们无关啊!”黑衣蛇妖急忙打断青妹说话。

    乌丸这时看向他们,嘴角有丝莫名的意味,戏谑道:“人与妖种族不同,本身就是互相争斗,今日我们怎么能为了自家私事而放走异敌呢?嘿嘿!”

    黑衣蛇妖眼孔一缩,心中一狠,料想今天此事势必不能安然解决,于是大喝一声,顿时洞内土石晃动,噼里啪啦乱响,一声沉重的轰鸣声发出。

    紧接着一头深青发亮,眼冒赤芒的巨蟒旋即闪现出来,原是黑衣蛇妖当先显现出妖身。

    巨蟒蛇头扭动,霎时间便将青妹载到头顶,接着他略一思索,直接又将地面挣扎痛苦的青叶卷起,立马便朝另一洞口方向奔去。

    乌丸他们料知蛇妖意图,闪身挡住,旋即都祭起各自法宝,朝蛇妖身上打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