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龟甲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一片灰蒙蒙的空间,没有声音没有物体,一个昏死的小男孩在这片空间里漂浮。

    也不知过了多久,小男孩醒来,他睁开模糊的眼睛审视这一片空间,一望无际的灰蒙蒙色彩,还有着一道道晦涩的气流在其中不停得穿梭。

    他忍着全身剧烈的疼痛,就这么,一点点的,站了起来。

    他想走出这个神秘的未知空间,只是刚一抬腿便有难以忍受的疼痛感由腿部席卷全身,不由“呀”的叫起!

    可是男孩叫过后却是惊恐万状!

    他在这里竟然听不到自己发出的声音!

    男孩惊呆了,他又尝试着说了几句,果然,他只能感觉到喉咙在滚动,可是耳朵却是一点都听不到!他心中大急!是耳朵坏了么...?

    还是这个空间就不存在一点介质,连声音都无法传播!?

    男孩愣住了,此时此刻他再度感到了一种无助,一种被全世界抛弃的无助!

    他一个人在一个一望无际、没边界的世界里,没有声音,没有生物,甚至也听不到自己的喘气,自己的心跳...

    男孩哭了,可是哭又有什么用呢,连自己的哭声都是听不到...

    当把眼泪也哭干后,他再没有一点方法,能给予自己一点点活着的生气...

    终于在愣了许久之后,男孩忍住疼痛,他动了,他就一步步的挪动了,尽管是无法忍受的疼痛,但是“动”却给他带来一点慰籍,疼痛感是那么的真实,真实给了他一种感觉,一种还没死的感觉,就是有这种感觉,然后男孩不停的、一步步的在这片失望无助的空间挪动。

    ...

    当黄山上空轰隆的爆鸣声逐渐的消退,那刺眼的白光也重新被黑暗所取代,乌丸血煞三人站在离那里上千米远的距离,仍是对之前所发生的惊悸万分。

    等待许久,当天地又恢复平常的寂静之后,他们终于是回过头来,心中却是一惊!

    “这神雷威力好像并没有想象中的巨大,他三人虽说离开几里地的距离,但之前的赫赫天威,实在过于庞大,可消退的竟这么快,三人也都没受到丝毫伤害,不应该如此啊。”

    乌丸看了一眼由于惊吓,体内同样有点元力紊乱的野狗二人,眼中流露出不解,犹豫一下,招呼几人便小心的朝那边走了过去...

    几人走到那里不禁发出一丝惊叹,“咦!如此声势的九天神雷,怎么才造成这点破坏!?”

    只见场中并没有想象中的深沟巨壑,周围的一切也没化为烟尘,不过就是这方圆十几米的树木,受到了一点波及...

    最令三人震惊的是,此刻场中还躺着一个小男孩,正是青叶!

    乌丸等人大为震惊,急忙跑上前去仔细的查看,竟然发现青叶正处于昏厥当中,全身各处并没有新增加的伤害,呼吸仍旧平稳。

    乌丸查看下周围,有几棵大数的枝叶折断不少,显然是也仅仅只受一点波及,而青叶却除了巨大惊吓和恐惧之外一点事也没有,和之前蛇妖自爆妖魄之时大是相同,实在是大为不可思议!

    “这小子当时离那老头不过数米,又没有一点元力修为,怎么可能一点事没有!?”

    “绝对有人相助!”

    说着乌丸和血煞二人还莫名的望了一眼野狗。

    野狗一愣,旋即摇头道:“怎么看我,我要是能出手救他还用跑么?...咦!对了,之前那老头跑哪去了?这小子没一点事可不至于那老头也没事吧?”

    乌丸也是醒悟,几人略一交代便四下分开,仔细寻找那神秘的老头。

    过会几人都返过来,皆是一脸茫然,想不到在这神雷惩戒之后,这老头竟然能凭空消失!

    乌丸沉思片刻,道:“我们先离开吧,刚才景象太过显著,害怕黄山附近有其他修行中人也察觉到异常,免得碰面多生事端,我们到前面几十里处寻个僻静之地,稍加休息,再把这小子弄醒,仔细询问一番!”

    “好!”

    野狗血煞也表示同意,于是野狗习惯性的走上前,抄起不省人事的青叶,放在肩头,正欲动身。

    忽的野狗全身一硬,感到肠子陡然翻滚,一镇疼痛感由腹中传来。

    “怎么了!?”乌丸血煞二人察觉野狗异样,询问到。

    “没事,恐怕是刚才场面过于凶险,导致元力外泄,体内元力流窜导致肚子突然有些不舒服吧!”,野狗揉了下肚子,发现疼痛感转瞬又消失不见,想了一下回答道。然后三人不再言语,都向远处赶去。

    野狗背负着青叶,仍在想体内之前突然生出的古怪感觉,十分诧异,想了一会又想不清楚,于是就跟着乌丸他们继续奔驰不再多想。

    可是刚集中注意力乌丸又是想起,最近一直三人之中都是他在背负青叶,刚才自己又是主动上前,大是羞怒,不禁心中咒骂着乌丸和血煞,连带着又将青叶祖宗问候个遍,还是不解气,于是狠狠抖了几下昏迷的青叶来发火。

    之后野狗长舒口气,突然又感到异样,好像青叶这小子身上有什么东西,硌的他肩膀极为不舒服,野狗诧异,伸出另一只手在青叶身上抓翻几下,竟拽出个坚硬的小东西。

    这个小物体呈不规则的六角形模样,一面凸起一面凹陷,凸起上面还有几道深深的沟纹,仔细一看,像极了一个年代久远的小龟甲。

    野狗顿时一惊,这小龟甲不就是之前老头子用来做法,引来神雷异像的法器么,怎么有一只落在青叶身上?

    野狗瞧了眼前面奔驰的乌丸和血煞,皱了皱眉头,略一沉吟,将龟甲塞进了怀里,加快脚步跟了上去。

    ...

    离黄山上百里的一座小镇,街道冷冷清清,毕竟还未到天亮,镇里商铺也都还没有开门,更不要说有什么行人了。片刻,街道的一角传来几声大喝,然后听到一阵栽倒在地的扑通声还有瓦罐撞地的摔碎声,一个不断开口咒骂的人影闯了出来,摇摇晃晃,竟然是一个大醉晚归的酒鬼。

    这酒鬼骂骂咧咧的走到街道中央,一步不稳又是摔了个四脚朝天,酒鬼略微惊叫,起身晃了一下,冲着周围大骂道:“谁在撞我!?大爷的!这么宽敞的路也能撞到你家大爷,长眼睛了么!”

    酒鬼大骂,但四下无人,哪会有人回应。

    酒鬼嘟囔几句,超起旁边一商铺门口摆放的一个空篓朝前面砸去。

    “哎呦!谁这么没教养乱扔东西!?”一个破破烂烂的身影竟凭空出现,正好在酒鬼身前不远,被扔过来的空篓砸个正着!

    酒鬼一听,顿时愣住了,有点不相信揉了下眼睛,“怎么感觉前面就突然的多出一个人呢?”

    不过酒鬼神智不清,也没多想,只听到前面那人还敢顶嘴,于是大怒,充上前去揪住那人衣服,入手一阵粘糊糊的感觉,但酒鬼丝毫不在意,仰头冲着这身影吼道:“怎么了!是老子砸的,你不服气啊,啊!”

    这凭空出现的身影被酒鬼揪住,愣了片刻,然后回过神来,不禁摇头,无奈的道,“哎,世风日下!想不到我老神仙走到哪里都能看到人世间的种种邪恶,先有众人为口腹之欲而大打出手,而今又有酒鬼喝的烂醉如泥,对老不尊,出言不逊,哎!老神仙我任重而道远啊!”

    “什么老神仙不老神仙的!你是疯子么!?你撞了我,还被我捉住了,要请我喝酒,不然不许走!”

    酒鬼也听不懂这身影在讲什么,捉住他就想带他去另一道街的酒店里,但这个人一愣,奋力挣扎。

    酒鬼见这人还敢挣脱,大为恼怒,扭头咬牙,上前一步对着这个人就要吼叫。

    可是当贴近看到这个人影的脸庞后酒鬼却是愣住了,话都没说出来,接着浑身发抖,腿一软便倒在地上,酒也顿时醒了大半,像是看到十分可怕的事情,大声尖叫“鬼啊!”,然后疯狂的朝身后跑去...

    这时此人不禁失笑,“哎,老了,老了,身体可是大不如从前了,咳!咳,不过却是想不到啊,想不到世间真的会有人士修罗之命...咳!”

    此人慢慢的走了出来,一身破烂成布条的衣服,头发像爆炸过一般杂乱无比,浑身是血,布条般的衣服已分不清原本的颜色,满是皱纹的老脸也是一片狼籍,惨不忍睹,赫然便是之前黄山之上作法的“老神仙”!

    不过这老神仙这会儿可没一点“神仙”气势了,不对!应该是从来都没有,只是这时的他反而像野鬼般吓人,怪不得那酒鬼看到他面容后话都说不出赶快跑了。

    “老神仙”一屁股坐在街道中央,大口的喘息着,像是受到了极大的重创,过了一会儿从怀里掏出几块物体,仔细一看竟是七块龟甲。

    他双手触摸着龟甲,望着个个上面都有着几道伤痕,旋即一口鲜血吐出,不禁惨笑:“老伙计,这次多亏你了,要不然老头子这条老命可就没了啊...咳咳”。老头一脸爱护的抚过龟甲,突然一惊:“咦,怎么少了一块!?”

    老头子大惑不解,沉吟片刻,“当时神雷降下,玄灵龟甲挡住大部分伤害,我迫不得已施展禁术“百里无极”现身这里,难道情况紧急间没能将所有块甲片都带走!?”

    “这下糟了,玄灵龟甲少了一块,那以后我行走江湖可要小心了...唉,算了,先找个地方治好身子吧...”说着,老头子叹了口气,艰难起身,慢慢的朝街道一端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