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神剑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老神仙此刻有说不出的尴尬,过期的调味品产生的效用在逐渐减弱,肚子里的情况稍微好些点,可是他却被一大群的乌镇居民包围在这小巷子里,指点咒骂,却是不让他离开。

    他大感丢人,刚开始竟还敢在群众面前脱口自称老神仙,结果顿时便引来上百个鸡蛋青菜砸来,狼狈无比。

    人群前面站着几位大娘、包子铺伙计,还有那间衣坊的掌柜与伙计,几人商量着怎么处理这个严重扰乱小镇“环境与风气”的坏老头。

    “老神仙”今日算是面对人生最为惨重不堪的场面,就算他真的修行有数百年之久,那他也把数百年的积攒的老脸一并丢光了!

    “老神仙”手里举着一个青色的小罐子,不断的向众人解释事情原委。

    可是任凭他解释,人群传来的恼怒声更是交加,对他都是一脸的不信。

    衣坊掌柜当先开口,“半夜进我店铺盗我衣服还敢称“借”!?把换下来的旧衣服扔店铺里还吓唬我们!你也太大胆吧?”人群一阵骚动,纷纷的朝不断摆手解释的老头子丢起垃圾。

    包子铺伙计冷笑一声接着说道,“连衣服都是偷来的,那你身上可带有银子!?连一点钱都没有也敢大摇大摆的买包子,哼!我看你是岁数大了活腻歪了!”

    “还有我们在买包子时你不断的放屁,熏的我们还有什么心思再买!”

    “对对!这老头真该死!”

    “光天化日之下在巷子里拉屎!将整个乌镇都搞的臭气哄哄!”

    “为老不尊,呸!”……

    老头子气的全身发抖,再也解释不出一句话。

    “大家伙说说怎么处理他比较好啊?”有人大声喊到。

    “是送官处理还是直接爆打一顿?”

    “送给官府是不是太便宜他了!不行!打一顿再送官。”有人大声的提议,顿时群众都连声赞同。

    “好!”“不错!”

    “就这样办!”

    老头子一听,吓得魂都要飘了,看着愤怒冲上来的群众两腿发软,扑通一声吓倒在地。眼见他们到了眼前,各种拳头、棍子铺天盖地的打了过来,老头子急忙伸出双手,咬破手指,快速的凌空画出一连串晦涩的符号,居民一愣,只见老头手指虚画出的符号在空中竟泛出点点青光,接着瞬时变大,直接将众人眼前的老头吞噬过去,待众人反映过来,眼前已没有半个人影,只留下一个青色小罐子半空跌落,掉在地上“啪”的摔成碎片...

    ....

    黄山,一道黑衣身影从树上跳了下来,仔细的打量这片区域,只见方圆数十米的距离里有着明显的树枝断折,最中央的几棵大树的顶端就有被削掉一截,说明这里确实是之前异像的发生地。

    可是黑衣神秘人好像并没有在意为何这里的破坏的情况,他像是在找什么东西,不断在周围四处查看。

    过了一会黑衣神秘人站在中央,看着脚下略微有些黑焦的土地,还有稀疏散落的木炭和小兽的骨头,不禁皱了皱眉,接着转身便朝黄山深处驰去...

    ...

    青叶缓缓的睁开了眼睛,首先看到的就是枯黄色的落叶,厚厚的一层,落叶之中稀稀落落的生长着不知名的小草,在一片枯黄之中点缀着些许幽绿,反而增添了许多生机。

    他眨下眼睛,原来之前感觉自己被困在没有声音与物体灰色空间,竟是一场幻觉,但此刻他虽然醒来,却对那片空间不由的还心有余悸!

    “若是连疼痛都感觉不到的话,那就真的没希望了吧”,青叶心里自嘲道。

    青叶揉了揉略微还有些眩晕的脑袋,挣扎着扶地坐起,刚坐好身体,青叶抖动鼻子,顿时大为恶心,心道,“啊,哪来的恶臭?怎么和刚才幻觉的气味一模一样,好恶心啊!”

    “咳咳!”

    乌丸刚起身就见青叶醒了过来,略微一惊,带点尴尬的咳嗽两声,走了过来。

    ...

    青叶看着走过来的乌丸,不禁又生出一阵恐惧。

    乌丸强掩尴尬,道,“小子!昨天那老头子是什么人?你可知道?”

    青叶低着头,躲闪乌丸看过来的眼神,忽的想了昨天发生的事情,实在是惊心动魄,可是那老头子是谁他却一点也不知道,于是对着乌丸摇了摇头。

    乌丸闪过一丝愠色,想起老头子如此下药捉弄他三人,心中一团怒火再度升起,看着眼前相安无事的青叶恼羞成怒,一巴掌打在青叶脸上,顿时青叶被抽的飞了起来,一边脸都被打扁,狂喷出一口鲜血!

    青叶摔倒在地,剧烈的咳嗽两声,哭了起来,望着再度走上来的乌丸心中大紧。紧接着又传出“啪”的巨响,另一边脸也被打扁,鲜血淋淋,“砰”的撞到一棵大树之上。

    此刻野狗和血煞也走了过来,看向被打的满头是血青叶。

    乌丸拧笑着走到青叶面前,脚轻轻抬起,然后落在青叶的头上。

    “不知道!?不知道的话为何你在那种天地神威之下能够一点事没有!?”

    “不是那老头救你难道你还会活下来!?”乌丸咆哮着问向脚踩的青叶。

    脸上剧烈的疼痛充斥着青叶的神经,眼泪如泉水般的涌出,和脸上的血混杂在一起,青叶费力的让自己清醒一点,挣扎的吐出几个字,“我,我...真的...不知,道啊”

    乌丸深深的吐出一口气,眼中流露出不加掩饰的狠厉,紧接着一记重重的鞭腿打到青叶身上,顿时便听到骨头的碎裂声还有一声撕心裂肺的叫喊。

    “啊!”

    “...”

    正在黄山里急速奔驰的黑衣人突然一怔,心中忽的像是被针扎了一般,莫名的一阵疼痛,接着好像听到一阵惨叫声从不远处传来,顿时大惊失色,急忙朝那个方向冲去。

    野狗望着此刻得青叶,脸上血肉模糊,完全认不出原本的模样,心中没来由的跳了一下,犹豫片刻,开口道,“何必对他下手这么残忍?”

    乌丸扭过头来看向野狗:“哦!?那你认为该如何对待他呢?”

    野狗反被一问,顿时十分尴尬,支支吾吾的说道,“我,我的意思是他还只是个孩子”

    “孩子!?仇人的孩子啊!”乌丸望着野狗,步步紧逼!

    “不,不是这个意思,我是说他或许对主人还有用!”野狗解释道。

    乌丸大笑,“哈哈,张山夫妇已死,他也什么都不知道,废物一个!主人留这个作什么?”接着面色一变,陡然怒视野狗,“倒是你本事不济,连中了我暗算还背负一个死人的张山都无法活捉,这次的任务全被你搞砸,要不是合力得到主人一直想要的赤眼青蛇妖魄,这算是功劳一件,否则我今日就将你除掉,带你人头去见主人!”

    “你!你,”野狗惊的说不出话来,面前的乌丸竟如此陌生,仿佛片刻之间就由一个人转化成一个妖魔。

    野狗冷哼一声,转身不再说话。

    乌丸冷笑,接着转过来看向青叶,然后猛然抬起右掌,运起元力,狠狠的劈了下来!

    野狗眼角轻斜,不禁轻叹,纵使他也杀死过不少人,但这么小的孩子却是从未真正下过手的,这个人世间是不是当真如此冷血与混乱...可怜今天就要有一个纯真无辜的孩童为这个惨淡的世间献出生命了...

    但就在乌丸运起元力的手掌那一刻,突然林中狂风大作,瞬时间响起惊天般道道龙吟,乌丸眼角一缩,望见四面八方如潮水般涌来凌厉逼人的剑气,身上的衣衫竟被剑气带来的狂风席卷而过,“哗哗”作响。

    乌丸不得不急忙收手,手掌在空中翻动,刹那间在自身周围凝聚几道厚重的元力之墙!

    从四面八方涌来的剑气陡然一转,呼啸而来,重重的打在元力之墙上,只见元力所凝聚的巨墙砰然倒塌,紧接着之中一道幽黑的色彩闪过,乌丸手持黑气腾腾的法宝“破瘴”冲天而起!

    在半空中乌丸挥动法宝“破瘴”,掀起一道数丈宽大幽黑的魔光,将周围密密麻麻冲过来的剑气一扫而光,冲着四周大喝,“谁!?”

    这一切都发生的太过突然,等到乌丸跃到半空后野狗血煞才哄然醒悟,紧接着两人也纷纷唤出法宝,一时场中几个法宝光芒交相辉映,气势逼人!

    四周并未见一个人影,但乌丸几人却丝毫不敢怠慢,仔细的察觉空气中的元力波动。

    忽然从青叶身下“砰”的射出一道气流,将场中落叶纷纷扬起,接着气流在空中摆动转向青叶,竟直接将青叶拖起便朝远处遁去!

    乌丸大怒,“放下!”,接着身形一闪朝着青叶袭去。

    接着四周树木纷纷摇晃,无数的叶子飘零下来,转而一道响彻云霄的咆哮声,旋即看到一道粗大的剑气从远处疾驰而来,空中飘零的叶子顿时朝着剑气吸引,转瞬间一条由树叶组成的剑气巨龙就已成型,轰然朝乌丸袭去。

    乌丸祭起破障,奋力打在巨龙头部,可是由树叶组成的巨龙竟忽的裂开一道细缝,生生的夹住破障,却令半空中的乌丸一时催动不了。

    乌丸一惊,旋既放开破障,双手凝聚元力,狠狠的拍向巨龙身体,巨龙龙尾摆动,抽向乌丸。

    “砰”一声沉闷的巨响,巨龙化为满天枯叶,乌丸“噗”喷出道鲜血也倒飞出去,血煞野狗大惊,接着一跃而起接着倒飞过来的乌丸。

    二人刚撑住飞过来的乌丸,顿时眼孔大睁,只见面前枯叶飞舞间一道黑衣人影闪现冲出,手持一柄淡青色长剑,清亮如许,剑气吞吐,一阵凉意顷刻间产生,笼罩住整篇区域,有如天空一轮清月,绽放万道清辉,携带着王者归来的气势,狠狠劈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