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八章 内斗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面对这滔天声势的一剑,野狗几人大惊失色,但几人都是见多识广,瞬时便恢复平稳,脸上凝重,接着大喝一声,二人催动法宝和黑衣人硬憾一击。

    “砰”一声巨响,烟尘飞滚,紧接着一道有形的元力波动从打斗中心扩散开来,周围草木纷纷破碎,激扬飞射。

    野狗血煞二人闷哼一声倒退出去,跌落在地面稳住身形。那神秘人向后凌空一翻,跃到身后一块巨石之上,手中神剑愤然划动,场中狂风忽的涌起,形成道道气流围绕神秘人周遭急速的呼啸盘旋,将黑衣人身形掩饰的有些模糊看不真切。

    乌丸凝重的看着不远处模糊的身影,却没有丝毫的慌乱,道:“阁下道行如此之高,不知是何方神圣?可否报上报上名来!”

    黑衣人冷声一笑,喝道,“无名无姓!”

    乌丸镇定身体,瞳孔眯成一条缝,直直的盯着神秘人手中所持的一把长剑,虽看不清楚具体模样,但是从剑中渗透出来的丝丝凉意却是十分真切,隔着十数米远的距离仍让他后背冰冷、心中一悸。

    神秘人眼中寒意稍闪既逝,像是极力在忍耐,接着奋力挥动神剑,指向乌丸三人,沉声问道:“再者!你问我是谁,我反而问你是谁!?据我所知金彪可是说过不再追问张山夫妇的,为何又会派你前来!?”

    “嘿嘿,你是七侠中人!?”乌丸不答反问。

    “是不是为何要对你细说?你只要回答我你们受何人指示,有何目的?并且...并且告诉我到底是谁想要张山手里的血狼匕!说!”神秘人激声问道,全身周边元力气流砰然急速转动,爆发惊人的气势!

    乌丸冷笑,“我要是不说呢!?嘿!”

    乌丸眼角一凝,手中“嗖”的现出法宝破障,顿时全身黑气萦绕,衣袍大鼓,这片小树林像是突然暗了几分,一股同样冰冷但给人感觉完全相反的阴森寒意渗透出来,脚下传来轻微的“咔嚓”声响,竟是小草忽的结上了一层薄薄的黑色坚冰!

    同样野狗血煞也祭起各自法宝,三人矗立于此竟然将神秘人所显露的声势生生逼退。

    神秘人仰天大笑,连声三个好字,“好好好!”

    接着咬牙切齿,“哼!当今天下妖族已然颓废,可是取而代之想要混乱天下的人反而增多,你等不仅丧尽天良的练制妖邪法宝,更竟敢偷习妖族秘法!做残害我人族生灵的勾当,这和嗜血好杀的妖族有何不同!?”

    说着神秘人大喝一声,手中神剑绽放青光万道,紧接着无数元力气流呼啸奔腾,随着神秘人冲天而起。

    乌丸挥动法宝破障,凌空划过,空中顿时多出一道黑线,漆黑如墨,然后黑线陡然变宽,像是空间被撕裂一般,露出令人头皮一炸的虚无,接着从中显露出两道血红的斑点,像是深渊中的猛兽徐徐的睁开眼睛,两道暗红光芒从两团红斑中陡然激射出去,冲向空中神秘人影!

    血煞手掌连连挥动,数道闪烁着寒芒的毒镖打出,将神秘人的上下左右封锁,接着手捏法印,面色顿时涨红,大是诡异,面前突兀出现的法宝“噬血”滴溜溜急速打转,然后“嗖”的一声打向神秘人面门。

    野狗则最为干脆,脚掌猛的跺地,手持法宝“黑刺”,将全身元力源源不断的充进其中,“黑刺”声威大震,像是陡然暴涨,化为丈许长的巨棒砰然砸向神秘人。

    只见被气流包裹住的神秘人影眼中丝毫不惧,眼神深处一闪而过的悲痛与无法遏制的愤怒。面对乌丸三人的联手一击不退反进,以一种最直接了当的方式冲撞而来,丝毫不在意打过来的暗红光线与元力飞镖,长剑当空劈下,“砰”一声低沉而有力度的巨响,激的野狗体内猛的一震,接着一股排山倒海般的重力从法宝上传向野狗,接着野狗瞬时感到五脏六腑传来巨痛,从空中跌落下来。

    击飞野狗,神秘人全身猛然用力,恰在“噬血”打在身体的刹那闪过,但又避不开同时打来的毒镖。毒镖覆着一层淡红色的元力微光,径直的打进气流之中,接着传来一道射中体肉的声音,神秘人忽的一僵。

    乌丸抓住机会,忽的跃到神秘人头顶,大喝一声,魔障化为漆黑的魔影,轰然落下。

    就在此刻,一声清悠嘹亮的声音,从空中包裹神秘人的那团气流中猛然传出,接着气流疯狂涌动,直接隔住打在内部的暗红光线,再然后几道携带着一丝鲜血的黑影从气流中砰然射出!“嗖”的穿破漆黑魔影,露出里面凶神恶煞的乌丸。

    然后气流之中陡然冲出一柄如小山般庞大的巨剑光芒,轰然的与魔影撞在一起,双方在空中僵持不下,剑刃与魔影接触之间“嗤嗤”音爆之声不觉于耳。

    乌丸咬紧牙关,狠狠的盯向气流深处,就在刚才和巨剑轰然相撞的那一刻,神秘之人却是突然在那团气流内消失了踪迹,只留下一团巨大的青色元力漩涡还在其中不断旋转,神秘人却不知道隐匿在哪里。

    突然乌丸瞳孔一缩,猛然转头,然而就在他失神片刻,神秘人竟趁机欺身闪到他身后,手中持着神剑迸发耀眼的青芒,直直的刺向他的身体!

    就在这电光火石之间,乌丸的性命恐要不保!

    可是一声低沉的撞击声却是当先响起,神秘人略一回头不禁大惊!

    血煞野狗竟然趁他激斗乌丸之时催动法宝追上拖起青叶的那道气流,将气流生生打碎,昏迷中的青叶从数丈高空中径直掉了下来!

    神秘人狠狠咬牙,用尽力量将身形在空中猛然止住,然后急速转身,便欲向青叶那边奔去!乌丸脱险,但眼中忽的生出一抹疯狂与狠厉,陡然抬手砸向神秘人。

    “砰”的一声,只见乌丸用尽全力的一掌打在神秘人背上,紧接着乌丸身后那由神秘人元力凝聚的巨大神剑也是轰然冲飞破障,稍做停顿便轰然的打在乌丸身上,他和神秘人皆是一口鲜血狂喷而出,从空中飞射而来。

    空中受到重击的神秘人恢复清醒,一眼便看到马上砸到地上的青叶,顿时心中一紧,猛的咬破舌尖,一口精血喷出,顿时化为滚滚元力,催动神剑“嗖”的如闪电般划过天空,正好接住不省人事的青叶。

    神秘人抱住面部已然血肉模糊的青叶,露出关切之色,检查一下青叶气息,却是断断续续、微弱无比!

    神秘人猛的转头,盯住不远处扶住同样重伤的乌丸三人,深深的吸了一口气,道,“几位道行修为着实不低,可是行事手段也太过残忍了吧?敢问张山夫妇和你们有什么深仇大恨,导致你们连他们什么都不懂事的孩童也要除掉?”

    乌丸稳住身形,稍微调整了一下气息,狞声道,“难道杀个人还需要结有仇怨!?呵!那这千万年以来妖和人哪个见面不是拔刀相向,必拼个你死我活,这可有仇怨!?”

    乌丸狂妄的大笑。

    可对面的神秘人听到这句话后却反而一愣。

    片刻之后略做犹豫,神秘人冷声道,“妖和人见面相杀也只是一部分如此,说这话不过是为自己残忍嗜杀找的借口!你又何曾知道有多少的人厌恶两族之间连绵不断的纷争,你更是哪里清楚有多少的妖人同样不希望有争斗!”

    神秘人大接着喝,“哪个时代都有着自以为是的狂妄之徒,为了自己膨胀的野心掀起一场一场的争斗!又将自己的过错强加到两族之间自古以来就存在的仇怨!当真是无稽之谈!”

    乌丸野狗几人顿时一怔,想不到这个极有可能是七侠其一的人竟会说出这种话语,实在是不可思议。

    乌丸“嘿嘿”一笑,“阁下竟有如此见识,但不知你是七侠中哪一位呢!?七侠不是向来是以消灭妖族建立人族盛世为己任么,呵,阁下连法宝都用元力光辉遮挡,话语也掺杂元力以作改变,看来这就是不想让我们知道身份的原因吧?”

    神秘人冷哼一声没有回答,接着乌丸轻笑,紧着猛然尖声问道,“可是我们就有一事想不清楚,到底你是如何得到我们这次行动的消息的!?”

    神秘人听后狂笑不止,片刻后在乌丸等人冷冷的目光中悠然答道,“呵!要想人不知,除非己末为!”

    “我虽不知你们到底受何人指使,到底是何人想要这“血狼匕”,但如此行径却绝不是正道中人所为!回去转告你们主子,就说“七侠”还并未死去,人族的天下可不会断送在妖魔邪道手中!”说完,神秘人一挥大手,顿时一股元力气流升腾而起,将身形慢慢遮掩。

    血煞野狗看到顿时一惊,就要出手,可乌丸立马伸出双手止住他俩,沉声道,“慢着!让他走吧,来人道行极高,不在张山之下,怕也是七侠中人,虽然受伤不轻,可我们几人先是中了那老家伙的招,刚才道行却只能使出十之八九,现在也都受有重伤,怕是拦不住他的。”说罢,三人不再言语,静静的看着神秘人就要离去。

    神秘人一手搂住青叶,另一只手疯狂的将元力徐徐的传入青叶体内,想要帮他修复受伤的经脉,可不禁心中发凉,想不到青叶体内於伤竟如此之多,看来这些天却是遭遇十分凄惨!

    于是神秘人猛的抬头,怒视乌丸三人,狠狠的咬着牙,一字一顿的道,“无耻妖人!下次若能见面,我必杀之!”说完,抬起青叶,闪身进入林中,几个闪烁间便不见踪迹。

    待其走后,乌丸“哇”的一口鲜血又喷了出去,双眼通红,咬牙切齿的道,“臭老头子!还有今日这黑衣人人!究竟什么来历!?为什么都是清楚我们的行动!但他们既然联起手来都要救下这崽子,可为什么却又分开时间!?莫非此次任务败露了!?”

    野狗血煞二人则是摇头答不出话来,接着野狗像是突然想起一件事,惊恐问道,“那这次回去我们如何交待啊?这次事情搞成这样,回去岂不是十分危险?”

    乌丸血煞一听,皆是心中一悸,那位的手段,他们作下属的可是十分清楚,顿时二人便犹豫起来。

    忽然血煞眼睛一亮,接着猛然一掌拍向野狗,野狗顿时大惊,急忙侧身躲开,怒道,“血煞!你这是干什么!?”

    乌丸也是看向血煞,一脸疑惑。

    血煞深看了一眼疑惑着的乌丸,然后转头正对野狗,厉声道,“野狗!你还在装蒜!?这次行动主人设计的天衣无缝,可为何失败?还不都是因为你,难道不是你在暗中传出消息?”

    野狗顿时大为惊恐,全身汗毛陡然直立,指着血煞,冷汗直流,“你!你胡说什么!?”“我,我怎么可能……”,野狗颤抖的吞吐。

    乌丸眼角一凝,看向血煞,嘴角露出一丝不易察觉的微笑,陡然立身,大喝,“野狗!你还不交待!”

    野狗惊的说不出话来,想不到乌丸竟然也以为他是叛徒。这次行动三人虽然表面都各自不服,但野狗心里最为清楚,三人之中,乌丸与主人的关系最为亲密,于是一路上即使乌丸对他偶有责骂也是一接而过。并且他虽然对乌丸极其不服气可是他深知乌丸心机颇深,思考事情细致而周到,可为何却轻信血煞的片面之词,就断定他是叛徒啊!

    但是事实就是如此,面对极力反驳得野狗,血煞和乌丸仿佛是只言片语都听不进去,或者是压根就不想听他解释,只见二人步步紧逼,野狗也是不断倒退。

    忽的野狗一慌,绊到一个黄树树根,身体一个踉跄没站稳,就欲摔倒,野狗大惊,刚一回头,猛然就从眼角中发现一件让他头皮炸裂的事情。

    血煞乌丸竟纷纷祭起法宝,轰然的砸向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