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六章 丑陋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夜深,青叶却是用力握着手中那把小匕首,心中拧成一团。

    望着一旁伏膝休息的少女,却是始终下不了那个决心,充斥眼中的纠结慢慢的转化为痛苦之色,终是将手缓缓松开,重重的躺了下来。

    那漫天的星光,却是在此刻显得如此的刺眼,那亘古存在的所有恩怨,难道非是要在他身上展开清算么...

    ...

    “付仇,付仇,感觉好点了么?”

    青叶却是被一道银铃般的声音叫醒,睁开眼睛,心中不禁一颤。

    眼前的那个少女,一袭绿衣,浅笑嫣然,一双手却是放在身后,缓缓地低下身子,清澈的眼睛不带一丝尘垢,就这样笑吟吟地看着自己。

    青叶脸一红,却是赶快做了起来,手忙脚乱的收拾起落在草丛里的那把小匕首,直接站起身来,有些不好意思的道,“嗯嗯,好多了好多了!”

    “谢谢你啦!”,犹豫片刻,青叶开口讲到。

    但何欢仿佛没听到一般,却是在仔细的打量着青叶,像是在想什么事情,只见她不住的皱眉沉思。

    青叶心中一惊,正要开口,却见何欢扭头看向自己,心中不禁一紧,竟将想要说的话忘记了。

    何欢轻笑,看起来倒是十分高兴,“付仇,这一段时间你就跟着我吧,我再交你点功法,省得你日后受人欺负,怎么样?”,说完,何欢笑吟吟地望着青叶。

    “嗯嗯...嗯?”

    青叶一愣,却是不知道该怎样回应,慌乱中却是应了一声。

    何欢一听,大是欣喜,故作老成的摸了下青叶脑袋,道,“哈哈,那就好,这段时间我在你身边,看谁敢来欺负你呢!”

    说完,何欢招呼青叶一声,旋即辨别下方位,便带着头朝一方走去,还时不时的扭头望向青叶,却是有丝关切之色。

    青叶在后面将一切都看在眼里,心中犹豫更甚,脑袋中却是感到仿佛乱麻一团,沉重无比。

    许久,青叶却是心中一狠心,猛地抬起头,望着前面那个绿色身影,眼中闪过一丝犹豫,却是再也忍住,轻声开口,“啊...唉,何欢...?”

    正在前面赶路的何欢好似听到身后有声音传来,扭头望了过来,却见后面这下子停在那里,一只手身在半空中,嘴角半张,却好似在有事叫她一样。

    何欢笑道,“怎么了付仇?”

    青叶心却提到嗓子眼,挣扎了好久,终于才敢提起勇气,带着一丝丝些许的期待,望着正朝自己走过来的身影,轻声问道,“那个...那个,我们是要去...去哪里啊?”

    何欢却是楞了一下,走过来仔细的看着青叶,但好像并没有发现青叶身体有什么毛病,于是望着青叶,淡淡的说道,“去找人唉,我带你去仇人家里,见识一下全天下最无耻的坏人之子!”

    “你知道么?这对夫妇,全天下都容不下他呢,嘻嘻,我们去见识一下他们的孩子,是不是也和他爹娘一样无耻狡诈呢?”

    何欢笑看着青叶,却是不曾注意,眼前这个男孩,在听到她说完的话后,那探出的一点点期待瞬间破灭,旋即全身冰冷,仿佛置身冰窖...

    “嗯?”,何欢伸手在青叶面前轻晃了两下,“怎么了?是不是身体还是很不舒服?”

    “谔...谔,不!...不”

    何欢十分诧异的望着青叶,却是想不明白青叶为何突然变成这样,旋即犹豫起来。

    过来一会,何欢脸上陡然露出欣喜之色,眼角一挑,旋即轻拍了下青叶,笑道,“哈哈,我倒是忘了呢,说了要教你真正功法呢,这一路走来却是把你冷落了,对不起了付仇。”

    青叶此刻心中一怔,却是望着眼前这个少女,眼睛中充满了犹豫和痛苦,说不出话来。

    “好啦,我记着呢,快点走吧,我们先去前面镇上吧,在那里你休息下后我们再赶往张山夫妇家里,好啦吧?”,说完,何欢拉着怔在一旁的青叶,快速的朝着前面走去。

    ...

    此刻青叶和何欢坐在一家客栈里,青叶十分紧张,全身发抖,止不住朝周围探来探去。

    这座小镇正是他读书的小镇啊,想不到何欢说的小镇却是这里,此刻青叶十分担心,却是害怕突然碰见以前的伙伴,若是在何欢面前被认了出来,那他就极为危险了。

    何欢却是端起一杯茶水,缓缓地送至嘴边,望着面前瑟瑟发抖的青叶,面上露出一丝不解。

    “你这一整天都是这样呢?怎么感觉你有点害怕唉?”,何欢轻缀了口茶水,却是忍不住关切起青叶。

    青叶回过神来,大是尴尬,但仍是躲躲闪闪,支吾着应付着。

    何欢摇了摇头,算是对眼前还救过她一名的傻小子有些无语了,旋即不再管他,便叫上小二叫上了点菜,然后便将双眼望向客栈外的街上,眼中亮光闪烁,也好似在探查什么东西一般。

    很快店家便将吃的送了上来,何欢收回目光,正要提起筷子,却发现此刻青叶还是傻楞在一旁,道,“付仇?小乞丐?你不饿么?都一整天了哎...”

    青叶嗯了一声,仍是心神不宁的提起筷子,夹起菜便往嘴里送,可是刚夹到一半,眼珠子一紧,却是大慌,手里的菜也掉到了桌子上。

    “唉...”,何欢无奈的叹了口气,旋即自己夹了点菜放进青叶碗里,道,“行了呢,看你魂不守舍的,到底怎么了啊?...不说话,好吧,我夹给你呢,真是个傻小子呢...”

    青叶却是不搭理何欢,眼睛紧紧的盯着客栈入口处,脸上竟有着冷汗滑落。

    何欢终于是察觉有些不对劲,顺着青叶的眼睛扭头看了过去...

    只见这时客栈大门处却是走进来一个人影,看起来倒是极为落魄,一身墨绿长袍却是脏乱无比,满脸乱蓬蓬的胡须,蓬头垢面,倒是身上背着个破旧的小竹篓,简直就是一个流浪乞丐,倒是竹篓上插的那个小横幅,上面几个字十分不相搭,“张老神仙”!

    此人赫然便是之前拉肚子被全乌镇居民打骂的“老神仙”,却是想不到这月余不见,“老神仙”竟又游历到了这个小镇之上...

    何欢顿时眼角一凝,却是缓缓眯了起来...

    “走走走!你怎么又来了,不是说了让你赶快走么,这影响生意!”

    客栈掌柜赶快的便跑了出来,对着进来的老神仙一阵赶骂,老神仙老脸一红,却是大为生气,但是看其样子却是把气又生生咽了下去,冲着掌柜一阵谄笑,“嘿嘿,掌柜的,我不是还给你免费算了一褂么...难道你就不能让我在这里讨点酒菜吃?”

    “嘿!你这老乞丐,你不说还好,你说了我还要打你呢?算什么不好,我老李家客栈生意兴隆,生活安逸,怎么就叫你算出来我老李就要落得个人财两空、颠沛流离的下场!我呸!你给我滚啊!”

    掌柜的冲着老神仙一阵怒骂,反而引得在此吃饭客人的一阵捧喝,但老李脸上却更是有些挂不住,急忙的走到老神仙跟前,却是推着他往门外面赶去。

    老神仙正要分辨,却是被人往外赶,饶是脸皮子再厚也是无法再忍,却是开口叫道,“你这小崽子,我好心算命提醒你,让你离开这个是非之地,你却不听还来骂我,难道你以为我老神仙混迹天下却是没一点手段不成!”

    掌柜的一声怒骂,叫来几个伙计,冲着老神仙便是要暴打一顿,老神仙刚开始还色厉内茬,但忽地看见冲过来的几个大汉,顿时便慌了神,急忙捂住脑袋就要蹲下。

    “等等!”

    一声清脆的声音传了过来,掌柜的和那几个大汉全身都是莫名一颤,旋即反应过来,也不知道因为什么,但此刻却已然停下动作,朝里面望去。

    却见一个身穿绿色轻衫的少女,笑嘻嘻的望着那个抱头蹲下的老神仙,笑着讲道,“掌柜的,这个老神仙,啊...,不,这个老乞丐看起来倒是十分可怜,就放了他呢!”

    掌柜仔细的盯着站起来的这个少女,少女年龄不大,但容貌却是极为漂亮,想来估计也是哪家的千金小姐,于是面色也变得和善起来,“这位姑娘说的倒也不错,但这个老乞丐前后来我店里好几次,哪次都被人影响的吃不下饭来,这次又满嘴胡言乱语,却是不能再忍的,但姑娘这样讲了,我便小小的处置一下,将他赶走算了...”

    说着掌柜便欲招呼这几个大汉继续打时,却见少女莲步轻迈,正朝这里走了过来,脸上顿时闪过一丝不快,正待开口询问却见一道银灿灿的影子滑落,伸手便接了过来,定睛一看,却是一锭银子。

    旋即掌柜满脸堆笑,冲着何欢大是点头称是,也不见何欢开口,马上便是指挥着这群大汉走进了里面。

    老神仙还没清楚发生了什么,只听着掌柜不时怒喝不时地发笑,等了许久却不见有人打他,于是小心的将头轻轻一抬,却赫然发现身前站着一位少女,一身绿衫,正笑吟吟地望着他。

    老神仙发现周围没什么危险,赶快的便站了起来,拍了拍身上尘土,掩饰下尴尬,转身欲走。

    “且慢,老神仙难道不要进去吃点东西么?”

    一道好听的声音飘进老神仙耳朵里,旋即有些愣神,紧接着立马转过身来,盯着面前这个少女,脸上带着分欣喜,道,“啊啊,姑娘可是叫住老神仙我么?”

    “当然咯,这天下除了您还有谁敢自称老神仙呢?”,何欢笑嘻嘻的看着老神仙,眼中满是真诚。

    老神仙这次反而面上有些挂不住,但望着面前这少女却显得如此真诚,旋即便舒坦起来,一手抚住胡子,甚是欣喜。

    此刻老神仙和何欢两人竟在一块说笑,全然不曾发觉里面青叶已然全身发抖,面色难看之极。

    片刻,何欢招呼着老神仙走进客栈里面,却是和青叶二人坐在一块吃东西。

    青叶面如死灰,老神仙走过来的时候显然已经看到了他,但他却不知道该怎么办才好,脸上豆大的汗滴落,望着老神仙那张老脸不住的抖动。

    “付仇,你怎么啦?”

    何欢对青叶现在的神色大是关切,赶快走了过来,伸手贴住青叶额头,急忙问道。

    青叶却是答不出话来,此时他的心中更是惊悚,料想接下来发生的事情,怕是要在何欢的面前抖出自己的身份了。

    这时老神仙却是才注意到桌子一旁还坐着一个全身颤抖的孩子,不禁扭头看了过来,旋即发出一声轻叹,“咦!这位小友,你面色为什么这么差?有什么担忧的事情么?可否说出来,老神仙我游历天下,却是正要为世人解此疾苦的。”

    青叶听到老神仙开口,一颗心隐然就要跳了出来,可随着老神仙的嘴角张合,吐出的话却让他一愣,旋即心中忽地放松一点,“莫非这老仙记性这么差?这么快便将自己忘记了...”

    “可他之前不是给自己算命说是什么修罗相么?怎么可能会不记得呢...”

    青叶脸庞不住的扭动,盯着老神仙,却要开口说话但是却又张不了口。

    老神仙望着青叶,脸色也是变换不定,犹豫一下又说道,“这位小友,你心中莫不是在想认得我老神仙?”

    “老神仙我广游天下,见识的人却是太多了,我一时半会却是实在记不得你了,小友莫怪啊!”

    青叶旋即惊住了,脸上表情却是凝固,不可置信的望着老神仙。

    只见老神仙接着便提起筷子,直接是夹起酒菜便塞进嘴里,一脸兴奋,却是不再理会他了。

    青叶的心缓缓地落了下来,虽然仍是十分担心,但脸色却在片刻之间好上了不少,这时何欢才长舒一口气,轻轻的走了回去,望着青叶十分关切,“好些了么?唉,你这一天可是让我担心死了...”

    青叶听到何欢讲话,却是心中猛地一怔,望着她的眼睛却是久久不愿离开。

    “老神仙,请问你来这小镇是做什么呢?”,何欢注意力从青叶身上移开后转向老神仙,对着大口吃菜的老神仙笑着问道。

    老神仙头却不抬,只是笑道,“嘿嘿,当然是为了天下苍生呢,但却是无人醒悟啊...”

    “可怜可怜...”

    何欢大是不解,但并探究究竟,再是开口道,“那老神仙你是从哪里而来的呢?”

    老神仙笑呵呵的望着何欢,却道,“东海蓬莱仙岛!”

    何欢一笑,却是望见一旁青叶仍不时地发抖,于是便不再言语,伸手给青叶夹了不少菜,自己也低头吃了起来,只是不时的望着老神仙,却是不知道心中在想着什么呢...

    待老神仙酒饱饭足后,拍了下肚皮,却是朝着何欢他们一笑,应付了几句,便是慢悠悠的朝着外面走去...

    这时何欢赶快立起身来,对着青叶关切道,“付仇,却是我不好,刚才那个老头大是可疑,我只顾着他却是没注意你身体不舒服,你赶快上去休息吧,若是明日你醒来时有兴趣的话我便教你些功法呢。”

    青叶一怔,心中却更有一丝痛苦,但让何欢看起来,却是认为青叶此刻是极为不舒服的,于是赶忙便叫来店家,安排了两间屋子,她便扶着青叶上去了。

    “付仇,你先好好休息,明日我来看你呢。”,说完,何欢便是对着青叶一笑,让青叶安心休息,接着自己便回到自己的房中去了。

    此刻房间里只剩青叶自己,却是再也忍不住,脑中烦乱无比,却是快步走向房间中脸盆那里,

    将盆中凉水,狠狠的朝自己脸上泼去!

    许久,青叶终于是感到心中的那种痛苦无奈的感觉渐渐隐去,终于是将头抬起...

    “啊!”

    青叶猛然发出一声惨叫,旋即想到旁边房间的何欢,却是赶快将话止住。

    接着青叶眼睛睁得极大,却是望着面前镜中的自己,全身发颤,竟一个不稳跌坐下来!

    镜中的青叶却是一个丑八怪样子,一双脸已然变形,鼻子歪道在一侧,十分的丑陋!

    青叶心中如掀起惊涛骇浪一般,全身不住的抖动,像是见鬼一样,浑身大汗如雨,在地上蜷曲颤抖...

    他实在是无法想象,自己的相貌怎么变成这般!

    许久,青叶忽地惊醒,当初乌丸用力打在自己脸上,那一刻他已然听到骨头破碎的声音,早已感到脸面已经扭曲,接着不省人事。待他醒后却是浑身伤痛虽有,但已无法察觉自己脸部发生的变化了...

    “怪不得呢...怪不得,原来之前他们打我的面上却是已经将脸打的变形,纵然六叔将我救下却也没办法改变面庞的形状,怪不得这一路都被人叫做丑八怪,怪不得那老乞丐认不出我来,原来我的样子...样子变成这样了...”

    ...

    "原来如此...呵...呵!"

    此刻的青叶惨坐在地上,心中再度被一种席卷全身的痛苦所冲刷鞭挞。

    “自己真的...是一个丑八怪...”

    接着青叶旋即想起了何欢,这一路何欢对他的说笑,转而心里更有一种羞怒...

    “但,但这路上她还真正关切我,这...”

    “老天啊,这到底要做什么呢?难道真的将这千古的账全算到我的身上么...”

    ...

    夜仿佛凉透,却还有个身影,瘫伏在地上,久久不愿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