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七章 破军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嘎吱!”

    一道房门打开的声音传来,虽然在这夜里也显得十分微弱,但醒着的人却是听的到的。

    旋即从这个房间里走出一个少女,身着绿衣,轻轻的走了出去,当走到隔壁房间门口,脚步却是一顿,那少女伸出手,犹豫想敲下房门但停在半空,却是叹了口气,接着走下楼去,离开客栈,转眼间便消散在这黑夜里...

    青叶此刻仍是眩晕,可当旁边房门打开的那一刻已然回过神来,心中却有一丝欣喜,但望着门外顿了片刻便离去的身影,像是突然想起了一件令人担心的事情,心中仿佛是有一个东西,万分沉重,砰然坠落。

    这夜,晚风中却有一道令人心醉的绿色身影,在空中闪烁跳跃,若是观看她脸庞,当是惊艳绝伦,仿若天人...

    此人正是何欢了,但此刻在何欢这张美不胜收的脸上竟带有万分的愤恨,清澈的眼中满含杀意...她,这是要往哪里去?

    一个晕晕沉沉的身影从房间里跌撞出来,摇晃着便冲下楼去,却是将正要上楼的一个客栈伙计撞个满怀。

    “呦!这位客官,这么晚了要上哪里去啊?”

    伙计有点生气,但还是极力忍住,脸上含笑的问着这个有些魂不守舍的少年。

    少年却不答话,仿佛就没有将注意力放在面前这个伙计的身上,只是一抬头,猛地便撞开伙计,疯一般的冲出客栈!

    “嘿!这丑小子有毛病吧?”,伙计却是嗤笑一声,声音不是很高,却恰好也能飘进这个少年耳中。

    这个少年心中冷笑一声,像是在笑自己,无关他人!

    他独自的立在客栈门口,四周寂静无声,迎着微弱的冷风,却已是眼中含泪。

    许久,少年终于定神,扭头望向远处一座隐约的山影,自嘲两声,旋即便朝着那边摇晃着走去...

    ...

    在山脚处的一座小院子,门口缓缓地走过来一个人影,却是何欢。

    何欢定睛打量这座院子,只见小院子十分简陋,里面什么东西也没有,她不禁皱起了眉头。

    忽地,这院子里面的屋子却冒出一丝微光,马上便亮了起来。

    何欢赶忙凝神望了过去,见里面映出一个人影,起身在里面走动,应该是点着了一盏油灯,接着这人影却是猛地弯腰颤抖,传出了几声咳嗽。

    何欢冷笑,清冷的脸上划过一丝愤恨,缓缓地便踏进了院子。

    “哼!小崽子,你果然在这里,快滚出来受死!”,何欢对着屋里的那个人影一声大喊,手中发力,凝聚出一道元力,猛然打向屋子门板。

    门板砰然爆裂,可何欢脸上却陡然浮现一丝凝重,屋里的人影仿佛并没有丝毫移动的样子!

    何欢略作思索,接着银牙一咬,轻斥一声,“还不出来!?非要让姑奶奶进去取你性命不成!”

    里面人影抖动,却是缓缓地走向门口...

    “你到底是何人?这个院子,难道当真便是张山夫妇藏身十几年的地方么...”,一道声音从里面传出,听起来却是中气十足,根本不像是一个小孩子的声音!

    何欢大惊,急忙后退两步,手中一闪,却是多处了一个淡黄色的小铃铛,十分凝重的盯着屋里门口!

    只见屋里里缓缓走出一个中年修士,身着淡青色服饰,脸上棱角分明,刚气十足,却是有一种不怒自威之感!

    中年修士背负一柄长剑,长剑看起来却有一掌之宽,虽收在剑鞘之中,但仍是有一种无法形容的厚重磅礴之感传来出来。

    随着中年修士的脚步的踏出,一股无法严明的威势便席卷过来,何欢美目微眯,却是十分谨慎的看着眼前冒出的这神秘人,冷声道,“你又是谁?为何深更半夜之中鬼鬼祟祟的躲在这里!?”

    神秘人一愣,却是止住步子,望着眼前这个年龄不大的少女,轻笑一声,道,“怎么?你倒是反来问我了,难道...不是你们给我天道府放出音讯,说这里是张山夫妇的隐居地么?我不过是在这里小住几天,等你们大驾光临罢了!”

    何欢一怔,顿时全身大紧,“天道府!你竟是天道府的人!?”

    “呵呵!你娃子!你有没有听说过天道府‘破军’呢?”,中年人对着何欢笑道。

    何欢此刻心中十分惊骇,‘破军’,天道府金彪手下第一高手,手持法宝“玄铁”,名字霸气沉重,法宝“玄铁”更是威武绝伦。

    相传人族之中除了七侠之外,再无一人可在破军“玄铁”仙剑下取得上风,并且在二十年前的两族之战中,破军手持玄铁,力克群妖,血腥杀戮十分果断,在有的妖族眼中甚至觉得他比七侠中人更加忌惮,由是破军名声在两族中十分响亮,有人将他列为“第八侠”却也是不为过的!

    更有人煽风点火,若是将张山夫妇剔除七侠名号,怕是这“破军”便定是新七侠其一,绝不弱于金彪等人!

    于是此刻何欢却是想不到天道府行动如此之快,他们是在乌丸回来后才秘密给天道府透露出消息的,想不到如今她才刚到这里,天道府的人就在这里等候几日了,并且守候在此的更是声名赫赫的“破军”!

    “呀!是由于付仇,是和付仇在路上耽搁了几日时间,怪不得他们行动比我还快,这次却是疏忽了...”,何欢在心中叹道,若不是途中她遇到付仇,也就是青叶,估计也不会发生这么多事情,并且带着付仇赶路却是极慢,这下却是耽误了任务。

    何欢心中一紧,却是抬眼朝屋里又望了一下,却是清楚屋中怕是早已没有了她要寻得那孩子了,估计早就被破军救下也说不准,刹时何欢眼中闪现出一丝杀机,狠狠的盯着面前静静立着的破军!

    “我是十分想不明白,为何你们传消息张山夫妇已经被你们所杀,但今日你们又回来这里做什么?”,破军丝毫不在意何欢泛出的杀意,双手交叉放在胸前,像是十分有兴趣的打量着面前何欢,想要猜透她的意图。

    何欢清眉一挑,却是喝道,“少来装蒜,难道你们这些所谓的正道人士便是这么的无耻么?”

    “嗯!?”,破军脸上闪现一丝愠怒,但忍住发作,却是皱眉不解,问道,“此话什么意思!?我天道府便是秉天地正气所创,为的便是保护我人族万千年都不再受其他族类纷扰,并且这二十年来我们从未做过一次违背天地正义之事,哪怕是当初张山夫妇身为七侠中人,我们也绝无饶恕,你为何要出言非议我天道府,莫不是起了什么歹心了吧?”

    说着,破军眼睛便眯了起来,盯着何欢,双手缓缓地将身后所负的仙剑“玄铁”取了下来,霎时间院子里一股沉重之感扑面而来,竟能使人喘息时感到阵阵压迫,真的是气势庞大!

    何欢望着眼前破军动作,心中大紧,但脸上仍不见有丝毫慌乱,思索片刻,仍是咬牙喝道,“我且问你!那个孩子在哪里,把他交出来,否则我决不善罢甘休的!”

    破军冷笑,“什么孩子!我却听不懂你在说些什么!不过既然来了那便随我去天道府领罪好了,想来你到底受何人指使,有何种目的,到那里就不怕你不交代!”,说完,破军却不待何欢反应过来,刹时间便提剑劈下!

    这一剑气势无匹,也不见破军将“玄铁”抽出,随着剑鞘一块袭来,但仍是声势浩大,元力肆虐间,院子里空气竟猛地一滞,接着土石飞扬!

    何欢面色一变,却是银牙轻咬,轻喝一声,手中淡黄铃铛猛然漂浮在眼前一尺之处,绽放出道道金光,一阵阵飘渺熏晕之音便传了出来,竟立在何欢面前,生生的挡住了这一剑之威!

    望见何欢突兀唤出的法宝铃铛,破军眼睛却是忽地抖了一下,旋即恢复过来,面露狠色。

    何欢一声闷哼,吃了重力,体内元力一阵翻窜!

    何欢盯着面前破军,只见破军法宝“玄铁”仍没出鞘,并且脸上还带着一丝若有若无的嘲讽,不禁有丝恼怒,但却是无可奈何,心中暗叹不好,“唉,之前为了救那傻小子却是浪费了不少元力,又想不到今日遇到的竟是天道府破军!破军的修为如此之高,这次真是失算了...”

    于是何欢眼睛闪烁,便是在趁这间隙中思索着脱身之法,可破军修行多年,手中所斩杀的妖人都不知道有多少了,怎能瞧不出眼前这个少女心中想法!

    破军大喝一声,运起体内元力,接着一声爆喝,却是他手中法宝“玄铁”的剑鞘砰然爆裂,紧接着一柄硕大深黑色的巨剑闪现而出,声威大振,一时间竟将院子里的土石都纷纷激扬飞射出去!

    何欢压力抖大,体内元力疯涌而出,朝着面前抵挡住破军攻势的铃铛上集去,但奈何她修行时日和破军相比实在太短,修为却不在一线之上,无论何欢她如何努力,却见铃铛没有丝毫动作,只是在空中不住抖动,也像是在极力忍耐。

    片刻之间何欢却是将体内大半元力都是耗了个干净,心中慌乱,却是无法在此时和破军僵持,便狠狠咬牙,再是一道鲜血喷出,直直的打在铃铛之上,顿时铃铛大震,紧接着便猛然席卷出一道音波,砰然的朝破军滑去。

    破军眼角一凝却是望见,一声冷哼,便是回剑抵挡。

    “咚!”

    沉闷的碰撞声响起,声音虽不洪亮,却是直击人心神,破军修为极高,却是闷哼一声恢复过来,但只见何欢却无法轻松应付,“哗”,又是吐出一道鲜血,仰后倒去,此刻空中铃铛像是突然没有他人元力护持,在重击之中像是遭挫,“叮!”的发出一声哀鸣,直溜溜的倒飞到何欢眼前,被何欢轻轻握住,展开看时,却没有了丝毫元力波动!

    何欢一阵恼怒,但自身已然难保,更不必说在乎其他了。

    “呵呵!手持的金铃原本应是我天道府所有的吧?为何会在你的手上!?”

    “嗯!?说!”

    破军一步步逼了过来,看着前面虚弱无比的何欢,眼中竟闪过一丝光芒,竟好像是食人的妖兽所特有的凶光!

    何欢剧烈的咳嗽两声,心疼的望着手里受挫的铃铛,猛然的转过头来,冲着破军的眼中没有一点忌惮,却是无比的怨恨,“呵!天道府,好一个天道府!人人都称七侠为天下大圣人,可是七侠当真敢称之为“圣”!?敢称之为“侠”!?笑话!”

    破军听着何欢讲话,却也不恼怒,只是冷眼盯着她,狞笑一声,抬起手中“玄铁”再度劈来,竟丝毫不在意这一击下何欢的死活!

    何欢望着这一击,却是缓缓闭上了眼睛,十几年来,她无时无刻的便想报仇,到现在她过了十几年了,日夜枯燥的修炼,但终究到死却也无法满足自己心中的愿想...

    “慢着!等一下!”

    却是在破军重剑划下的那一刻,一道声音传来,破军却是一惊,旋即又望见一道黑影冲他激射而来,不得已只好急忙止住动作,闪身躲避!

    “砰!”,只见这道黑影却是打在破军身后的一棵木窗之上,却是传出一声低响。

    破军冷眼看来,却是心中大怒,原来射来的这道黑影,却不过是半截枯树枝,夜色中初始却是没看真切,这时不禁有些恼火。

    “何欢!何欢,你怎么啦?”

    一声慌乱的声音响起,却见不远处的树丛中窜出一个不大的孩子,正朝着院子疯狂跑来。

    “付仇,是你啊?”,何欢却是十分无力,待他分辨来人之后脸上不禁嗤笑一声,“想不到却是你第三次救我...”

    “非也非也,这次可不是这个傻小子救你,而是我老神仙啊,哈哈,想你白日喝止住那群大汉,我老神仙便这次反过来喝止住这位大汉,一来一往,互不相欠呢。”,却见树丛中又走出一个人影,步履摇晃,像是没什么力气一般,但仍是面上大笑,朝着院子走了过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