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九章 坦白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当青叶醒过来的时候,发现全身竟然无比僵硬,连扭动一下脖子都是疼痛无比。

    他望着天空,却已是一片湛蓝,不时地有飞鸟滑过,想来却是早已过了一整夜了。

    不知道为什么他就感到躺在这片林中,望着头顶天空,心情反而十分平静,好像头顶这片一望无际的湛蓝、那稀落飘垂的云朵,便能将他心里所有的事情都隐藏,如果能停留在这一刻那该多好,却不用再去想那么多的忧愁...

    可青叶忽地想起他的身边应该还有着一个女子,那个绿色身影却是在他心中突然闪过。

    青叶立马的转头朝身边看去,野草希希,却是没有他忧心的那个人影,他心中顿时大为的慌乱,急忙挣扎着想要站起身来。

    “啊!”,青叶惊叫,却是全身突然的活动让他产生一阵的剧痛。

    “你醒了呢...”,一道银铃般的声音从不远处传来,青叶大喜,急忙扭头看去。

    只见那个绿色衣衫的少女,此刻正背对着青叶,静静的立在一块草地上,对着前面怔怔出神。

    青叶旋即心中有一丝抖动,没来由的感觉一丝伤悲与无奈。

    他站了起来,强忍住钻心的剧痛,一步步的朝那个人影走去。

    “付仇,累的话就多休息下呢,每天一眼睁开便要尝受着痛苦,岂不是很累,么...”,何欢听到身后动作,却是缓缓转头,看着青叶,像是强自的憋出一丝微笑。

    青叶一愣,却是没有接话,只是坚持着走到何欢身旁,和她一块站着,望向眼前的地方。

    只见他们两人站的那块地方正好是一处高地,朝前远望,便是稀稀落落的林木,再往前一点,就是现出那一个小镇了。

    小镇却是偏僻,周围大都被山林遮挡,只有两条曲折的小路像是蜿蜒的通向其他大的城镇...

    何欢淡淡的望着前面,却是浅笑一声,像是将心事深深的隐藏,道,“付仇,对不起啦呢...”

    青叶一怔,却是不明所以。

    “我之前好像是对你讲过一句话吧?一个人若是没有能力报仇的话,那要仇恨却是没有用的呢...我当初却不是有意要笑话你的...对不起啦!”,何欢转头看向青叶,那双明亮的眼睛却是微微一弯,朝着青叶微微笑道。

    青叶顿时感到心中一疼,他看得出此刻何欢心里的那种痛苦,那种将十几年的悲愤又在一夜之间深深隐藏的痛苦!

    他望着眼前这个略显单薄的身影,却是想不到这个纤弱仿佛连轻风都经不住的憔悴身影,却是独自藏住多少的痛苦与孤独!

    这一刻青叶的心中,竟突然有一丝想法,一种甚至自己去死来解救面前这个人影的心愿!

    ...

    何欢看着青叶那呆滞的表情,却是长吸一口气,旋即眼角一弯,笑吟吟地望着他,“付仇,我就要离开了呢,真的谢谢你啦!”,说完,何欢冲着青叶展颜一笑,像是在鼓励他也要向她一样,便是再没说一句话,转身便要朝着远处走去。

    可此刻青叶的心猛地一颤,却是忽然叫住了她!

    “怎么了付仇?”,何欢笑着问道。

    青叶却是全身发抖,将头也缓缓地低下,像是在极力的平复心中的抖动!

    何欢缓缓地望了过来,却是有些诧异。

    许久,青叶像是终于下了某种决心,那种必死的决心,嘴角抖动,将心中想要说的说了出来...

    “何欢...你...难道就不想问我些什么么?”

    “问什么呢?”,何欢不明白青叶忽地在做什么,旋即轻笑道。

    “你就不问我是谁么?”,青叶却是猛然抬起来头,看着何欢,却是脱口便说道。

    “你不就是付仇么,难道你真的以为我便将你当作小乞丐或者丑八怪了!”,何欢看着青叶的样子却是忍不住又笑了,就像初春盛开的小花,淡然仍然惊艳。

    “我管你是谁,你是我的朋友呢,我不是之前给你说过了么...”,像是何欢对前面那句话不满意,忽地改口,朝着青叶认真的说道。

    青叶心头大震,眼睛却是不住的抖动...

    “可若我不把你当朋友呢...”,青叶终是对何欢吐出了一句话。

    “嗯?...你要讲什么呢?”,何欢像是发现青叶的异样,却是幽幽的说到,“我是要真的谢谢你呢,呵呵...还记得那个老乞丐么?虽然之前那个老乞丐将我们救了,但仇怨便是仇怨,我是不会与他善罢甘休的...可你却是不一样的!”,何欢浅笑道。

    “不,这不公平!”,青叶脸上扭动,却是直直的盯着何欢!

    “嗯?”,何欢看着青叶,接着一笑,却是安慰着青叶说道,“嘻嘻,那又如何,又不是他自己要来的...”

    “嗯!?”,何欢话未说完却是猛然愣住...像是猛然想起一件极为惊悚的事情,旋即望向青叶,眼角抖动,却是话语有些颤抖,大是不可思议,“你...付仇...你却是怎么知道我去的哪里,那天晚上...你能追的上我...”

    “对啊...”,青叶深吸一口气,眼睛却是闭了起来。

    片刻后他猛然睁开眼睛,模糊一片,但话语中那丝淡然和勇气,却是如此的斩钉截铁!

    “因为那就是我家啊!”

    “...你,说什么...”,何欢却是以为自己听错了,泪水却再也止不住,开始疯狂的朝外涌出。

    “我说,你要找的那个孩子,就是我啊!”,此刻青叶心中虽是痛苦,但那一刹那却是一口气的大声讲出!

    “我就是你口中那个仇人的孩子,我爹娘就是张山杨翠啊!我不叫付仇,我都是在骗你,我姓张,叫青叶啊!”,青叶却是大哭,这时的他再也忍不住了...

    “什么!”,一旁的何欢如遭雷击一般,全身猛然一僵!

    “付仇,你是不是傻了!?你到底在讲什么你清楚么!?”,何欢也大哭起来,但像是仍不相信青叶说的那般,发疯似的朝着他大声问道。

    “不!我不想骗你!我也不想让那个老头子受到牵连,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实在是没办法再隐瞒,对不起,我就是青叶啊!就是你的仇人的孩子青叶啊!”

    “啊!你骗我的吧!”,何欢却是发疯般捂住自己的头。

    “何欢!何欢!”,青叶急忙上前一步,狠狠的抓住她,将她手放下来,大声的朝她叫道。

    “你当真不是付仇...?”,此刻何欢一双清澈的眼睛却早已哭肿,有些颤抖的望向青叶。

    “不是!”

    青叶却是狠狠地闭上眼睛,这一声照样没有丝毫的犹豫,尽管心中早已淌血!

    “我真的是青叶...”

    ...

    “啊!”,何欢大叫,猛然的看着青叶,却是如此头疼,大脑就要裂开一般,那股隐藏心底的难以言明的愤恨就要宣泄而出,她抬手便朝青叶打去!

    “呜!”

    何欢却是大哭出来,打出的那一掌在半空戛然而止!

    ...

    “何欢,你杀了我吧,我早已经不想报仇了,我爹娘都是死了,便是报仇再也没什么用,你都忍了十几年了,我知道你是多么的痛苦,我真的很了解你的心情,便是打死我吧...我真的没有一点怨言的,我说出来,就是为了让你好受一点啊...”

    “呵呵...”,何欢惨笑,看着青叶的眼神竟是那么的可笑...

    想不到,却是想不到,这一路走来的朋友却正是自己的仇人...

    “哈哈!”

    何欢却是混着眼泪大笑!

    感到自己真的好可笑,什么都看不出来,竟然还让自己的仇人救了自己那么多次!

    便是要发疯一般!

    “砰!”,青叶却是急忙扑过来搀扶何欢,但何欢却是眼角一凝,心中大狠,砰然一掌,狠狠的打在青叶胸膛之上...

    青叶旋即倒飞出去,只是眼睛却是大睁。

    像是想不到她竟真的朝自己打去...?

    但这不正是自己期望的么...?

    此刻在空中的青叶却忽地好像有了一丝解脱...

    “所有的伤心,全部结束吧,不过...自己却不是一个坚持的人啊...六叔,却是对不起了,青叶说过无论无何都要好好活着,但怕是青叶这次真的做不到...”

    “嘿嘿,嗯呢...”,青叶猛然砸地,但眼睛里却是满含微笑,像是对何欢的做法极为满意,只是在不久之前说过的话却又是食言了...

    “做人真是累啊...”,青叶不再去想,只是极力的将眼睛转向何欢,用尽力量朝她笑着,对着她点了点头,便是一口血喷出,旋即眼前一片黑暗...

    “呵呵!”

    何欢一声惨笑,面色惨白,又是跌坐在地上。

    这么一刻,却是那么的绝望!

    四周,却是和昨晚一样的寂静...但,这真的让老乞丐说中了,这却真的不是她想要的结果啊...

    ...

    许久,何欢却是一动不动,只是那双眼睛,一直是望着的看着一旁倒地的青叶...

    之后忽地发现前面这个男孩手指有着一丝抖动,何欢清澈的眼中却是闪过一丝光芒,旋即咬牙忍住,略作犹豫,便从怀中掏出一块小石头,这块小石头样子普通,但触手竟发出微弱的热气。

    何欢将它轻轻的放在青叶的脸边,接着猛然将头转过,身体顿时一顿,然后便立马转过身来,却是直接施展功法,朝远处急速掠去!

    ...

    “呵呵...付仇,我只能再这样叫你一次了...”

    “你两次三番救我,便算的上是为你爹娘赎罪,而我打你一掌,便算是我为报仇!那如此算来,便还是我欠你一次。但你既为他们孩子,又为他人开脱,想必我们以后还是要做仇人的,只是却不在因为先辈们的原因了...”

    “这块元石便送与你了,我既食言教你功法,便将元石送你修炼,若日后再见,可不要太差劲些吧...”

    一阵风吹过,青叶却是感到有人在对他倾诉低语,旋即他感到心中一阵慌乱,突然便醒悟过来...

    那个人,却是离开了么...

    不久,青叶便缓缓的睁开了眼睛,旋即便有一道眼泪顺着脸颊忽地流下...

    他望着头顶这片湛蓝天空,就躺在这里让轻风吹荡,却就是不想直接起来...

    他要想仔细的品尝全身里里外外皆是凉透的滋味,只是脑边却又不时的传来一丝温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