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五章 金彪

无聊的椰子 / 著投票加入书签

奇快中文网 www.qkzw.cc,最快更新天道剑气诀最新章节!

    “咳咳!”

    破军跌在地上剧烈的咳嗽,之后好大一会才回过神来,接着抬头望向金彪。

    此刻金彪看起来面色有些紧张,而且十分的苍白,但他好像是不想表现出来,双手抖了一下想缩在袖中,扭头看向别处。

    之后破军恢复过来,却是开口说道,“属下是在返回到青龙山那里后,才是打探出小姐的踪迹,但...”

    “但怎样?”,金彪听后急忙便是又看了过来,怒视破军。

    “但属下发现小姐踪迹之时,小姐却是已经跑到青龙山上去了...”

    “什么!”,金彪猛然发怒,大堂中却如惊雷炸响,空气中的元力猛然的一阵暴乱,发出‘砰砰’声响。

    金彪却是又将拳头握紧,作势便要朝破军身上砸去!

    “大人!”,破军急忙的开口喝止金彪,金彪听到后心中忽的一顿,身形猛然停住!

    但金彪此刻仍然却是怒火攻心,心中有着无法遏制的愤恨,这一段时间天道府却是多出好多事端,但是他作为当今天下领袖却是必须在这里主持大局,于是他便让手下这么多人去找离家出走的女儿金玲,却是已经将近大半月时日了,并且昨日便是月中,也不知她女儿金玲该如何度过那一日,知道今天手下破军才是赶来却是说这样的一个消息,他怎么能不担心生气呢!

    金彪眼中顿时又有着血色浮现,但马上他又将自己压制住,却是慌乱中急忙问向破军。

    破军将具体情况说过之后却是金彪直接跌坐在凳子上,喃喃问道,“今天已经过了月中了吧...?”

    破军答是。

    金彪狠狠的闭上眼睛,内心如惊涛骇浪一般,整个大堂都是随他的呼吸起起伏伏!

    破军犹豫一下,旋即又是开口道,“不过和金玲小姐一块上山的还有一个小乞丐...应该有人照顾...”

    “嗯!?”,金彪一愣,急忙是张开眼睛,并且眼中也似露出一丝狂喜,但很快便是压制不显,接着立刻又是询问。

    于是破军便将金玲和另一个少年,也就是青叶,他们两个在‘迎客楼’发生的事情如实的告诉了金彪。

    金彪站起身来,开口忽然问道,“那个和金玲在一块的少年怎样?可有什么道行?”

    破军答道,“那个少年听人讲便是一个无家可归的小乞丐,什么都没有的。”

    “呵呵,那便好呢...有一人和金玲一块,便是在青龙山上也能照料一二的...”,金彪眼角却是缓缓眯紧,轻轻的笑道。

    这时破军看了金彪一眼,接着便又是低下头去,微不可察的却是叹了口气...

    片刻后金彪便是斜眼瞥向破军,犹豫了下又是淡淡开口,“破军...”

    “嗯!属下在!”,破军急忙便是抬头应到。

    金彪深吸口气,叹道,“破军,我清楚你本事道行是不在我兄弟七人任一个之下的,但自从大战开始后你就一直忠心追随着我,到现在都有着二十年了,你...不后悔么?”

    破军一听,旋即全身一愣,接着立刻便是跪在金彪身前,急声说道,“大人!破军早已经在二十年前就发过誓,此生绝对誓死效忠大人效忠天道府,破军是绝对不会有其他意想的!”

    金彪听后便是将眼睛缓缓闭上,却是发出一阵苦笑...

    “呵呵...曾几何时...却是我们七人都是讲过一模一样的话啊!”

    破军望着眼前这神州大地上最高位之人,不知为何心中却有一丝心疼,但旋即便是被他隐去,又是开口道,“大人...”

    金彪却是忽的示意破军止住话语,却是叹气喃喃道,“他们却是都走了...想不到最后留在我身边的只剩下你了...”

    破军犹豫一下,却仍是开口,“您还有金玲小姐...”

    “金玲...”,金彪眼睛突然的睁开,口中却是念叨着金玲的名字。

    破军不知道这件事该怎么样的说出来,只是静静的望着此时神色大变的金彪。

    金彪心中极为的矛盾,片刻后却是眼角一凝,瞬时间便是像又回到之前那个气息雄浑、磅礴霸气的天道府主人,接着转身便是在大堂的主椅上坐下,开口说道,“你先把这几日你调查的消息告诉我吧!”

    破军应道,“属下先是奉大人之名守候在那消息所指地方,却是发现那里和消息上讲的一样,是有一个山间小户,属下在那里呆了两日,调查那个小户一切,认为消息上讲的确实不假!”

    “什么!?张山夫妇真的在那里隐居这么多年?”,金彪眉目一挑,却是问道。

    破军道,“不错,属下认真调查确实有发现一些蛛丝马迹,应该便是张山夫妇隐居地无疑了!”

    “那他们二人呢!?你可让他们来见我!?”,金彪急忙是开口说道,神色极为的急迫。

    破军犹豫片刻,接着讲到,“不!属下待了两日,却是什么人都没有,直到后来却是有个来历不明的诡异妖人。”

    金彪眉头紧皱,十分的诧异,道,“什么妖人...?”

    “属下也不十分清楚,只是这个妖人功法怪异离奇,并且看样子还是一个年龄尚小的少女,但却是使用一个极为厉害的法宝铃铛,属下本想将她拦下带回来,可是...可是却让人将她救走了...”,说完破军便是将头缓缓低下。

    金彪听着破军讲的这些事情却是越来越觉得诧异离奇,大约月余前,却是有一个道行高深的黑衣人却是夜闯天道府,可那日他却因为女儿金玲的事情而无法出来将黑衣人留下,那人却是留下一张字条便是赶快离去,天道府中的所有护卫竟然连一点情况都没查出来,等他回来之时打开字条却是将他惊了一下,上面写着二十年前背叛人族的罪人张山夫妇的隐居地方,这如何不让金彪极为的惊疑,难道这二十年间神州天下又是出了什么样的情况,这连他作为整个天下的主人‘天道府’金彪都是不清楚!

    可当破军提到这些时却更是让金彪头疼,自己整日为天下所有大小的事操碎了心思,所有不公正的事情在天道府金彪这里终能得到一个合理的解决,但此刻他心中却是忽的有一丝紧张,像是这神州大地却是有一股神秘的力量显现,也不知是好还是坏。

    金彪却是仔细的回想这二十年间天下所有发生过的事情,想找出一些相关的联系,口中重复着破军提到的‘少女’、‘铃铛’...

    突然金彪心中猛然一紧,却是想起一件极为震惊的事情,于是他急忙问向破军,“铃铛!?你说的那个法宝却是一个金色的小铃铛!?”

    破军看着金彪此刻突然显露出的神态有些不解,但略作思索后答道,“不错,却是一个金色的小铃铛,却不知有什么奇怪能力,但是威力是极大的,若不是那少女本身道行尚低,恐怕我手中‘玄铁’也是奈何不了她的!”

    “什么!?”,金彪神情大变,像是听到极为不可思议的事情,转瞬间脸色又是一变,像是有着无法遏制的怒火席卷上来,却是从牙缝中缓缓的说道,“是他...”

    破军一愣,却是十分不解,旋即问道,“大人知道这件事情的原委?那会是谁传来的消息?”

    金彪一听,神色赶快又是恢复过来,但脸色仍是显露怒气,接着顿了片刻,旋即又是摇了摇头,道,“也不对啊...他不是死了么?”

    破军更是诧异,但却是不待他再开口便是金彪又道,“不,这件事疑点太多,我心中也是疑问重重,你接着说下去吧!”

    破军按下心中不解,于是便将那日的情景完全的告诉了金彪,讲到老乞丐时,金彪又是皱眉不解,久久无语!

    “大人,那你看我们接下来却是该怎么办?以属下看来,怕是这二十年间神州大地上却是又发生了一些连我们‘天道府’都是毫不知情的事情,对这天下...或许不利啊!”,破军心中纠结一会后便是朝着金彪讲到。

    金彪长吐出一口气,脸色却是浮现出一丝深深的疲惫。

    “接下来你先离开‘天道府’吧,我要你给我打探几个人的消息,一有信息立马便是通知与我!”

    破军应道,“好!属下要打探哪些人消息?”

    金彪顿了一下,缓缓说道,“张山、杨翠...还有一个,便是那个手持神秘铃铛的少女...”

    破军听过之后沉声答应下来。

    接着金彪凝神看来,眼中闪烁着一丝亮光,却是叹了口气,过会便是摆手让破军离去了...

    破军转身便是朝着大堂之外走去,眼中却是闪过一丝不可捉摸的亮光...

    过后金彪也转过身来,冷冷的盯着大堂里面悬挂着的一幅大字,上面却是只有寥寥两句!

    “死生契阔,与子成说。”

    金彪心中却是颇为不平静,脸上的怒色缓缓凝聚,望着这区区八个字,眼中血色又是一丝丝的浮现。

    “多少年了,是你将王月逼死难道我会不明白么!?呵呵,这么长的时间过去了,我都不知道你到底是不是真的死了!”

    “呵!不过现在看来恐怕你是活的好好的啊!这样也好,我却是早都等不及了啊...哈哈,不过想来你也是吧...”

    “哈哈哈...”

    却是从大堂中传出一阵大笑,笑声是那么的肆虐狂妄,带着一丝狂喜甚至还有些疯狂!

    过了许久,大堂中却是笑声缓缓消失,接着这笑声的主人金彪很快便是走出大堂。

    金彪又是走到天道府偏角落一个房间,开门便是进去。

    只见这个房间却是不大,里面也没有那些复杂的家具,只是一个空旷的屋子,屋子正中央悬挂着一副一人高的画像,里面却是画了一个曼妙女子,秀美绝伦,若仙若灵,轻衫拂地,步履盈盈!

    金彪望着画中女子,眼中却是显露无限温柔,片刻后却是狠然吐出一口气,却是将这幅画掀开一角,竟是显出一个黝黑的通道。

    金彪毫不迟疑,抬脚便进了去,里面却是有着一丝淡淡的血腥气味。

    金彪走了片刻后便是到了一个密室,密室里面正中央的地面上却是插着一把仙剑,仙剑像是察觉出有人到来,剑身仿若流水一般闪出一丝金色,接着忽的发出耀眼流光,一时间竟让这个黑暗密室被金光通亮!

    金彪面露浅笑,走上前将剑取出,轻弹一下,剑身猛然一阵轻颤,接着便是发出一声清音,犹如龙鸣凤啸一般像是对金彪发出回应。

    他取出仙剑后便是直接朝外面走去,刚走一步,忽的就听到有着其他人惊叫发声!

    “求你...放过我们吧...”

    金彪忽的一阵迟疑,却是露出一丝痛苦,可很快又是抛开不想,冷哼一声,不去理会,直接便是离去!

    待他携剑走后,这个密室又是立刻被黑暗笼罩。

    朝黑暗中看去,却是隐约看到密室角落中有着几个人影,都是全身被缚住,在那里呻吟挣扎...

    ...